【第六堂】敘事取向藝術治療

見證與對話

之前談過見證與豐厚故事的主題,也分享生命線的創作(【第三堂】敘事取向藝術治療)。這次,持續來談談見證的運用方式。

我曾經帶過一個一次性的團體。剛開始讓成員們做情緒卡的暖身,抽抽情緒卡並分享來到此課程的情緒變化。接著開始生命河流的創作,運用的媒材為圖畫紙與蠟筆,時間約為三十至四十分鐘。當然我會先示範並說明如何做,這樣會讓成員們有概念,減少焦慮。

創作當中,我也一同玩玩(但如果是治療性團體,我不會一同玩,這樣會分心且無法工作)。

創作結束,請成員們把自己的作品貼在教室的牆上,任選自己覺得安全或喜歡的位置。貼妥後,邀請每個人在教室走走,並欣賞彼此的作品;期間,我們都不說話。接著,每個人拿張椅子坐在自己作品面前書寫。書寫對作品的想法與感受。

然後,回到大團體,兩個人一組唸著自己的書寫。

過程中,有人會不小心地對他人的作品有想法或評論。領導者可針對此做適當的介入。若某人對另一人的作品感到好奇或想了解其想表達的內涵,可在欣賞過程中與其對話。這樣的用意是這是一次性的團體,成員們彼此的信任感較低,因此透過最安全的方式讓彼此交流。

欣賞彼此的作品是一種團體與個人的見證,而書寫則是自己與作品的對話,透過有距離的觀賞,會產生不同的觀點與感受。其中,一位成員回饋自己在近距離與遠距離看自己的作品,覺得自己作品想表達的東西會不同。如同我們在生活上也需要不同的距離來看待同一件事,感受不同,觀點也不同。有時當自己生命的旁觀者會幫助我們跳脫固有的思考,用另一種方式見證自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