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事5講】治療文件

最近真的非常喜歡使用信件給我的客人們,剛開始學敘事時就會用,也算用到現在,但最近的體會還真的不一樣,應是說更深信這樣的方式對人們是有意義,能帶來新的啟發和力量的….

在「故事.知識.權力」這本書中提到了許多不同信件的名稱,很好玩,這也是我非常喜歡敘事的一點–用玩的方式來面對問題…

介紹一下,敘事治療大師們有哪些玩的種類

1.邀請函

透過信件邀請不願來談的人們(如家族成員),這個我最近也常用,不管對方最終會不會來但我覺得這個可以創造新的可能的契機…..

2.辭退信

諮商師寫信替人們辭退了某些角色,例如掌控的媽媽,這個我還沒用過

3.預測信

即將結案時諮商師以6個月為架構,預測人們/家庭/關係的未來,並貼上封條,請對方在時間到時才能打開,在書中提到使用這個的意圖是一種有意義的練習。

另一種是大部分人都會先打開看,因此裡頭的預測也是一種先知,也許就真的在生活中實現了。感覺這樣的想法是一種「畢馬龍效應」,這個我有用過,但比較常用的是結案記錄信/邀請案主自己寫信給自己等。

敘事另一個重要精神就是只要在有意義(治療)的範圍內是可以創造任何形式的方法來面對問題並做見證…。這也是我感到在這個治療學派下的一種自由感,不管你做什麼都是可以被理解和接受的,雖然說我不是非常自由風的人,但也很不喜歡被框住,因為沒有創造就真的很無聊了…

4.轉診回信

這沒用過,畢竟還沒遇過有人是用寫信的方式來轉介的。哈,不過若我能收到轉介單的話應該就會想來玩玩,寫封回信給對方….

5.參考信

諮商師替案主寫信給其重要他人以使其相信案主的想法與能力等等,我覺得這個在台灣其實還蠻實用的,畢竟在台灣的父母大部分都很難相信自己的小孩的想法/判斷/等等,親子關係也是一種權力關係,透過諮商師的信件幫這樣的關係回到平等的位子,想必也是具有療效的。

6.特殊場合的信

案主在面對人生重要關卡,如參加喪禮,而無法參與或面對時,但去完成這個儀式對案主來說是重要的,因此諮商師會寫這樣的信給案主。

7.簡信

這包含會談後的想法/治療師需要幫助/徵召觀眾/釐清影響/向權力技術挑戰/尋找歷史/向人格與關係挑戰…等等。這我常用,有些案主不能每個星期見面,因此我會在沒有見面的時間中寫信,而我也喜歡用照相(例如在諮商中的記錄和作品)的方式做見證,把相片洗好後再跟信件一起寄給案主,我覺得對於被邊緣化的弱勢族群,這真的是具有非常大的支持力量,對他們來說一輩子也不一定能收到一封信或屬於自己生命的相片,也許各位會覺得不可思議,但的確在台灣存在很多這樣的人們。

而在書中也是這樣的意圖,透過信件將被孤立的人們連結到社群(他收了一封專屬他的信就代表這世界是有人承認他的存在),透過收信這個儀式,把人們重新放到自己熟悉的世界,這也很像為何很多人一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收e-mail,收完信才能安心做事,其實這無形中也是我們跟人的一種連結的形式,透過這個儀式我們不會覺得是被孤立的…..

在寫信的過程中除了邀請函外我現在都是用手寫的,以前會用打的但後來我發現用寫的更有意義,在寫的過程中好像自己也回到小時候寫信給人的感覺,而對案主的意義呢??我想就像老師說的現在這個社會哪還能收到用寫的信呢?諮商師特別花時間寫信,這樣就很有意義了….

 

 

 

1 thought on “【敘事5講】治療文件

  1. 去年我真的超愛使用信件的技巧,今年還好少了許多,但仍會使用相片和信件來見證案主的故事。最近,我寫了幾封信給案主們,這其中當然有治療的目的,從中我體會到一位諮商師手寫信給案主們對諮商關係產生的正面影響力是有的,當然,能有多大影響力就看你怎麼寫,嗯!!實務經驗讓我體會到這個技巧的powerful,這是技巧嗎???還是是一種真實的人性互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