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堂】敘事取向藝術治療

為何是敘事取向的藝術治療?
從佛洛伊德以來,心理治療理論與學派層出不窮,而且包羅萬象。治療師們都希望透過更具人性化的方式來與案主們工作。治療過程是重寫生命故事的過程,也是共同創作的過程,而為了使案主可以更放鬆於治療過程是很重要的事,這也是近年藝術治療廣為使用的原因之一。

敘事治療有許多重要的後現代哲學理念,例如解構、外化、重視案主本身的能力與知識等。表達性藝術治療則是透過廣益的藝術媒材,如美術、音樂或戲劇等,來開啟治療對話的空間。兩者的結合開展許多不同的可能性,帶來更多的趣味。

解構:外化應用

我們生活上最為熟悉的藝術媒材是蠟筆、圖畫紙、彩色筆等,都是我們小時候上美勞課必用的工具。我們也都有在牆壁或紙上亂畫線條的經驗,因而衍生出隨意塗鴉畫或僅是使用線條的創作。

生活上容易產生的困擾不外乎壓力或情緒問題,以情緒為例,如何使用創作與外化概念來更了解自己的情緒呢?

首先,可以使用線條與顏色來創作情緒感受,此部分由案主自行決定。而這是將內在的感受投出外在世界,變成具體的東西,即是外化。

外化的意涵是把人跟問題分開,如果說情緒是人的問題,那將情緒畫出來即使把它變成另外一個有形的物體。我們可以以較客觀的方式來看待情緒,從主觀到客觀,即使把人與問題拉開,變成是有距離的兩個存在體,而這就是所謂的治療的空間。

如果在團體治療中,每個成員畫出自己的情緒線條後,除了自己詮釋外,亦可請其他成員來詮釋其看到的了怎樣的線條和顏色,以提供不同於該成員的思考與理解。此亦是試圖解構(重新詮釋)該成員主觀且固定的情緒感受,提供新的洞見。

當然,技巧與理論概念結合有許多可能性,以上只是簡略其中一二,日後有機會在與各位分享其它的創作方式,若有興趣亦可親體驗,透過不同的治療方式來增加對自己的理解。

藝術創作:六格畫

表達性藝術治療之六格畫中我曾分享自己的經驗,可以參考
顧名思義,六格畫就是使用六個格子來創作圖畫,當然也可以使用卡片來運作。此由案主或團體成員運用想像力來創作故事,其創作內容須包含主角、任務、協助者、遇到的困難、主角如何克服/處與結果等部分。而透過這樣的創作可以了解案主的價值觀、如何思考問題、如何運用資源及渴望等,它是一個創作的歷程也是諮商師評估的歷程。
想像力是人類開發可能性的最大幫手,透過想像我們可以產生內在力量與勇氣,而六格畫正是開啟想像力的空間方式之一。想像會帶來正向能量,通常我們會想像問題是可以被解決的,因此最後的目標被創作出來後,內在就產生動力。就如同宗教常說的有願就有力或是凡相信必定成就。以心理學歷程來說就是自驗預言。
當然這樣還不足以讓案主產生洞察,怎麼說呢?

因為創造性的作品需要透過對話與詮釋才能產生生命力,跟作者才會有共鳴。當案主創作完六格畫的故事內容後,諮商師(如果是團體就是領導者和其他成員們)需要提問問題來讓創作者思考。如何提問是關鍵,通常會詢問的方向是你覺得這個主角優勢的地方?最弱的地方?這個過程中他付出什麼代價?在此過程中學習到什麼等,幫助主角去思考自己本身的狀態。

若是以敘事的觀點去提問,則是開啟支線故事(就是案主已經遺忘經驗或是可創造的新經驗)的機會,例如在遇到困難時,這位主角曾經使用過的解決方式為何?以前解決問題的技巧如何運用在這次的困難?等。
最後,再請成員重述一次故事,並加入被提問後產生的故事內容,此為豐厚其故事,讓單薄的故事變成有厚度的故事。

重述也可以讓案主重新組合自己想法,此也是重新建構故事的歷程。
通常我們都會投射出自己現在的困難於故事中,因此,最後需要回到創作者(案主)的現實生活,去聯結該故事與其現實生活中問題有何關聯。這是「遷移」的概念,透過提問和重新組合故事,可以產生新的思考與解決技巧,並使用在新的問題上面。

我們相信,問題解決技巧本身就存在案主身上,治療師只是透過提問挖掘出來。
透過創作故事來進行治療是一個相對安全的過程,當我們擁有角色時,就可以被角色所保護。透過故事的隱喻也能帶來更多有趣的內容,治療就不再是令人害怕的過程,而是能自由而放鬆地去面對人生課題的經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