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堂】敘事取向藝術治療

在表達性藝術治療中,生命故事線(生命的河流)是使用蠟筆來表達線條與顏色,也可使用毛根等(媒材可自行創新),請案主標上年齡或時間與發生事件內容等。

創作故事線
敘事對話中很重要的一個部分是描繪主流問題故事,通常是我們覺得困擾的問題。當我們對問題故事有一定程度的了解,才有機會發展支線故事。

雖然稱為主流(問題)故事,但以敘事的思考並非否定這些內容,主要是聽見問題中的渴望、生存技巧或意圖等。藝術治療中有一個技巧是生命線,是整理生命的故事。

如果我想要探討某個議題,會請對方畫出問題故事的生命線,例如:請畫出你被暴力或暴力別人的生命線,並標示出年齡與事件內容。如果是這樣的指導語,那其中的意圖就是要整理對方的暴力的歷史。

這是一個會讓人很震撼的創作方式,是很直接的去碰觸一個人主流問題故事。因此在使用上需要小心。當然,創作完後仍會訪問這個故事。
在訪問的過程中可以找出特殊意義故事,並請案主創作訪問後的故事內容;或是創作沒有暴力的生命情節(同樣以生命線的概念進行)。

描繪主流問題故事的意義在於理解人們痛苦的故事,透過創作與敘說可以安慰那受傷的心靈。找出特殊意義事件是豐厚故事,因為人們總是有遺忘的故事。

找出故事線後,會探討影響力,例如被暴力如何影響你的人際關係?如何影響與父母的關係?等;或是,如果沒有被暴力的對待,你的生命會有何不同?這樣的不同會為你帶來怎樣的契機?等。

時空對話與發展
在生命故事線中會存在不同時空的事件,可以玩的一個方式是讓案主在不同年齡時空對話,例如二十歲的自己看到五歲的自己這麼辛苦,你會想跟她說什麼?她聽到後會回答你什麼?等。當然也可以擺出不同的物件,來探訪不同的生命線階段,或是加上情緒線條等。

生命的河流也會流向未來,在訪問完過去到現在的生命線後,請其帶著他的渴望想像未來十年(通常我不會超過十年)這條河流會有怎樣的發展?不過,在這之前會挖掘其渴望的故事到一定程度,把渴望放大。我很喜歡探討渴望,因為它總是有一種強大的支持力量,支撐人們。

最後,兩條生命河流(線)結合在一起,讓案主(成員)重新創作一條生命的河流重新建構故事。案主創作生命河流,就像是站在河邊看著這條河的發展,也是外化的一種。不論是怎樣的河流,你都不是「掉」入河流中掙扎,仍然有許多掙扎、痛苦、渴望但不會真的被淹沒。

延伸思考:
1.生命故事線不一定是要用畫的,它可以使用任何媒材創作,你還想到其他方式嗎?
2.時空的對話也不一定是要用講的,也可以使用其他方式,你還想有想到什麼呢?
3.你會怎麼豐厚這個創作技巧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