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沙發生活 】失落諮商室 9

她靜靜看著她,呼吸裡帶著深深的嘆息,將她的驚訝包圍住。

諮商師在她背後的沙發上坐著,約莫兩分鐘小葉轉身走向每次坐的位子重重地坐下,如同以往的每一次,兩人開始今天的談話。

但今天不同的是小葉並沒主動開始,像在沉思般,靜靜地等著。

「喀」,指針往前跨一個都會發出的聲音在此時顯得特別擾人,小葉開口表示想繼續看那張畫,悠凝視她一下後起身將它拿到兩人間的茶几上,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她們之間隔著一張畫。

「我覺得我很像她,住在泡泡裡,只可惜泡泡裡只有我一個人」她的手指輕描劃過紙張。

悠的胸口起伏比剛剛多一點,眨了眼後,她說這讓她想到有天在咖啡廳時看見某對母女的情景,小葉聽完點點頭,就打住了。

「妳覺得泡泡裡還有什麼?除了妳以外?」她有點急,又問了問題。

「微微的光吧!在這個畫中有點反光,旁邊都是藍色的海,有不同深淺的藍色,很漂亮」。

「藍色讓妳想到什麼嗎?」

「我很喜歡藍色,但很多人都說藍色是憂鬱」

「妳也這麼認為?」,小葉搖搖頭,「爸爸也很喜歡藍色,記得他說藍色是自由的感覺,不確定,很模糊的記憶…,我比較喜歡這個說法」

「如果還有機會你會想在上面加入什麼?」她有些制式性的再多問一句。

「爸爸跟媽媽吧! 」小葉停了一會繼續說,「可是…」,她有些遲疑,「我曾聽說爸爸並不是在工作時出車禍的」,她又停了一下,聲音有點哽咽,「是聽說…,好像媽媽在很久以前就有男友了,那次意外是他開車在高速公路上跟蹤他們,車速過快撞上護欄」,小葉的口氣像是在對詞的演員,一口氣說完,聲音已聽不到哽咽,反而像她平時說話般,同時手還是輕輕地在畫上移動。

「我不想媽媽有男友,只想他們跟我在泡泡裡,永遠只有我們三個人就好」。

「你想把他們珍藏在泡泡裡」諮商師盡量壓著聲音裡的哽咽,若無其事般的回應著。

在諮商結束後,悠把這幅畫送給小葉,這是她第一次送禮物給案主,不在預期之內。

在那之後,她失眠幾天,又作了同個夢,唯一不同的是女孩這次沒有沉到海底,停在海中。

過了一個月,諮商師收到一張照片:是深海小女孩的畫。泡泡裡多了兩個人,還有一個小小的長髮小人在泡泡邊緣。

諮商師眼裡有些淚珠,在照片背面寫下「結束並非要完美,不完美的再見也是可行」,她找了個淡咖啡色的旋轉相框,把它放入,繼續她的寫作工作。

小說正寫到主角面對內心陰暗面的掙扎,「沒說出來的故事一定要說出來嗎?」她為主角寫了這句台詞。

the end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