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y goodbye & say hello

休息以來,總覺得沒有好好整理過東西。我很喜歡整理東西,把東西用整齊是我最喜歡做的事,但老是做不好。

三年多前我開始學會丟東西,那時候研究所剛畢業,也算是人生某個階段的結束,丟了一些不需要留的東西也丟了許多回憶。當年的7月4日領到了最夢寐以求的碩士畢業證書,我知道那是壓抑很多痛苦換來的,那時每天五點起來寫論文2小時,然後在去上班,這種日子持續3個月。3個月本該是我什麼都無法做的時候,但我逼自己做很多事,逼自己過所謂正常的生活,把所有的情緒隔離,不為自己也要為家人也都要順利畢業,當時也很感謝朋友們,什麼也沒說的就靜靜在旁看我瘋狂-為了想要的目標。

那一年的記憶是如此鮮明,但也許是這樣的情緒壓抑,壓在內心深觸。以為走過,但卻不然。前年底開始流瀉出來,已經掃得差不多了,理智上早就是看得很清楚,情緒上也是完整結束了。

自那之後,每隔一段時間我都會丟一些東西。而今天也是.,邊丟東西邊難過,我是個愛哭的人,還是會幫東西照相留念,然後封存。今天在整理東西體會自己很重感情,容易難過。之前,過年時在朋友部落格看到一篇「丟掉五十樣東西,找回一百分的人生」的分享,這本書我沒看過,但現在很想去看看,想好好深刻的體會「丟」東西的深層意義。

今天的心情就像「凝視太陽:面對死亡恐懼」書中的一個小故事中所描述的:「一個老太太即將從住家搬到安養中心,在過程中非常痛苦,因為要打包清理家裡的東西就如要把在這房子內幾年的回憶全都清掃掉,那種感覺會讓人覺得沒有活過,不存在…,但後來她把家裡清好賣給別人時,竟沒想像中恐怖,發現有如重生般,人生又開始有希望了..以存在心理治療立場會解讀為內在對死亡的焦慮的投射…,當你割捨掉回憶時其實也是一種面對死亡的過程,反而變得更輕鬆。

我非常喜歡這個故事,因為感同身受,不存在是一人面對死亡的痛苦來源,留下東西是存在的證明。我常思考以前喜歡留東西是因為無法從回憶中走出嗎?還是根本無法活在當下,總是在留念?但當開始丟東西時也有種重生的感覺—放下了某些東西就是產生更多新的可能性。緊抓著不放的意義是什麼?放下,很痛苦,但謝謝自己可以放下,而我更想好好珍惜現在的生活與朋友。

感謝自己當年的放下,讓自己慢慢學習活在現在而不是過去與未來。

存在主義教我最大的功課是面對不存在/自由/責任與生存焦慮時,慢慢看清這些內在東西時,就能更活在現在的每分每秒,享受每個活著的片刻,因為珍惜所以有能量。

寫完這篇,身體內悲傷情緒與勞累好多了。這星期常經歷這樣的狀況,難道是黃大理花花精在作祟,一定是,兇手就是它

繼續整理家裡吧!啦!啦!啦!….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