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沙發生活】成為作家三步曲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很少出門很少社交,除了工作。最不適合聊生活的人可能就是我,很少關注外在世界的我,生活平淡如白開水,可以飲用但沒有味道。這是一個只躺在沙發上談生活各面向的人寫的文章。

據說,一個人得出版過書才能自稱為作家,其實,我還真的出書過,只是你不知道而已。身為一個作家來談如何成為作家實在是再適切不過的事。

打上【專欄|沙發生活】標題後,就是我享受於寫作放鬆於寫作的時刻,這裡是特意創造的自我空間,不用想讀者要看什文,不用想心理文章題目,想寫什就是什。

自從有此專欄一天寫幾千字都不覺得累,改了幾百次都很開心,覺得有寫不完的題目,這跟寫心理文的愉悅感不同,把想說的話化為文字,加上潤飾是人生樂事之一。

這就是成為作家的第一步:喜愛並享受它,為自己而寫,也為別人而寫。

國小時寫作文對我而言是踏入地獄的開始(要造句很難,寫完一句下句生不出來),小學四年級的老師給我作文的評語是:請不要只永遠使用逗號,請要有句號。當時,寫的太開心完全忘記這世上還有句點這東西;閱讀則是上天堂的時光,每月一本的百科全書送到家時我總異常興奮,窩在沙發上一邊翻閱一邊吃著零食,觸手可及的地方放著冰涼紅茶,人生如此夫復何求?比假日去擠滿人的遊樂園有趣多。這些回憶讓我以為此生就是讀者魂而非作家靈。

回首寫作路,除了學校作文、週記外,會剪社論寫心得(主要是希望自己氣質翩翩),在少年維特的青澀年歲,不小心寫下大量的抱怨日記,但怕被偷看而滴著淚撕毀;有時,被逼著寫刊物,偶爾在風花雪月中寫幾篇情詩送人,也會,心血來潮寫寫心靈寫作與部落格。最後,卻因閑賦在家時間太多而大量寫文章想賺點生活費。

這過程比起從小熱愛寫作立志為作家的人來說實在微不足道,沒什好拿出來說(但我還是說完了),所以成為作家的第二步就是:你會是作家就會是作家,你會走上的路不想要也會踏上去。

我自認為寫的最好的文章(或詩)都是在輕憂鬱下寫出來的,那是進入一種令人神往的創作空間,在有點憂鬱又躁的情緒狀態裡,靈感像是泉水般的溢出大腦,流到紙上。

而從小喜歡幻想與敏感的我,想像力與感受力略高於常人,我會說空氣中的味道告訴我某事,當然,不免於俗地跟大部份作家一樣我也不太能與世人交流,覺得很難被了解,常感孤單,喜歡在家寫東西活在自己的世界。

而你知道,很多古今中外的作家,最後都自殺而死,死因個個不同但活的孤獨與憂鬱是共通點。

是的,成為創作者的第三步就是你得有點憂鬱,若你不想自殺身亡被人緬懷的話,記得,只能輕憂鬱,而且要儘量少出門,這樣才顯得你與眾不同。

最後,你可能好奇我何時出書過?噓!這是不能說的秘密…

等我下一部成名作出版時你就會知道。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