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心事 | 毒品次文化中的自我認同 | No.6

自我認同是人跟周遭人事物互動後建立的自我評價,毒癮者會因待在其次文化中而漸進地吸收與認同同儕的想法、信念及價值觀,內化為自我認同的一部份。

他們多以「本我」的享樂為優先,「超我」的自控力薄弱,使得「自我」功能失調,常感自我混亂與迷失,他們的認知可能是「我是被歧視」、「我是與眾不同的」、「我不被喜歡」、「我不能相信人,會被利用」、「我沒錯,是別人的問題」等,為了掩蓋負面的自我認同會以誇大或合理化的方式因應,行為上也不太考慮別人感受,喜歡掌控或違反規則。

有次,我因帶新團體而請機構購買許多新材料,團體中第一次用時也提醒成員們不能破壞,但結束時仍發現其中一盒卡片毀損,於是下一次的團體我處理了這件事。

當我向成員們提及此事時,當下沒人承認,有成員開始說自己什都沒做,很守規矩的將東西收好,我花許久時間澄清為何要處理此事後,其中一位成員才說是他破壞的。我進一步詢問原因時,他反應強烈也頗有情緒,不斷說有承認就好為何還要繼續問,我又花不少時間同理及解釋並非指責他,而是想更了解他這麼做的想法,他才慢慢比較平靜也說了原因。

當時團體氣氛凝重,有成員認為我太在意這種小事,也因此那次團體所有的時間都在討論他們類似的經驗,有人說他們會很習慣說謊,說實話沒好處,也有人說很習慣手上要有東西玩弄,然後破壞它才行。

除違反規則外,也有人是以強勢作風及掌控他人來獲得認同感,比方某位成員會帶頭做不配合的事來改變團體走向,或試圖介入其他成員的發言權,直接替他說。

他想把每件事控制在手上,外表自信且強大的他內在是自卑的,這也反映出他以「別人都聽我的」的權威感來得到自我認同。當然,也有人將此建立在物質上,比如一位年約20初的成員曾驕傲地說因賣毒而有錢到可買賓士,在毒友圈中能像他一樣的人很少,他不像其他人為了毒品變得很落魄,對他來說賓士車是他的自我認同,也是安全的壁壘。

也可說他們很難接納真實的我,得用許多方式來感受自我價值,像是有人認為吸大麻比用安非他命的人高尚,因大麻象徵高社經地位,也很多名人用過,也就是透過貶低他人來獲得自我的優越感與認同感。

自我認同是透過不同的人際經驗形塑而成,所以若期待毒癮者接納真實的我並以正向方式表達,我們除了要求他們學習配合社會規則外,也得給予其正面的肯定及評價,協助他們發展超我與自我功能,減少次文化對其的影響力,進而產生改變。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