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沙發生活】失落諮商室 4

她望著桌上的紅色話機上顯示昨晚未接到的電話號碼,猶疑著是否要回電,直覺告訴她發生了某事,沉思數分鐘後她回撥了

「嗯,我想下次談話時可聊聊這事」

「好,拜」

結束通話並輕輕放下話筒後,她深深地呼吸緩緩的吐氣,眼眶有些濕潤。

自從金小姐再她們又談了三個月,諮商關係持續進展,同時也停頓在某處

有時,諮商師感覺關係對金小姐來說是索然無味的枷鎖,像是土黃色的粗繩一圈又一圈地捆住她的心靈,她很想掙脫但當繩子鬆了點後會遲疑這樣真的好嗎?她著實害怕離開熟悉的繩子她感受到她深層的無力與憂傷,像無底的黑洞在她的心臟烙印成窟窿,藏在她穿著得體的外衣裡。

諮商師白天也在工作室工作,只是不接客。她打開華碩黑色霧面的筆記型電腦,按下啟動鍵進入桌面後,瞟到電力只剩三分之一,順勢把充電器接上,將電腦闔上泡杯立頓黃牌的紅茶,還加一大匙桂花釀跟黑糖,桂花的香氣撲鼻而上讓她暫時不這麼掛心那通電話

啜了幾口熱茶,她看了罪行中的某篇小說,又看了部金城武主演的「心動」,然後起身除出外吃中餐,坐捷運到劍潭站的河堤走走吹吹風,一台又一台的腳踏車從她身邊呼嘯而過,其中一個還大聲按了鈴嚇得她從沉思中驚醒退到路旁差點跌倒

陽光照在她身上,她的影子從她身形的三分之一拉長到她的兩倍身高;身旁開始傳來踢球的聲音與小孩的尖叫聲,她才意識到該回工作室了。從石階梯往上走去後回到大馬路上,順著路往士林走去,品嚐她最喜歡的十全排骨湯後,在士林夜市繞了一會才又坐上捷運。

五天後的晚間十點金小姐如同往常地準時抵達並癱坐在沙發上。照著黃色光的她臉龐看來有些許不同,可能是她今天畫了大濃妝而使眼神特別明亮

諮商師想討論前幾天的那通電話,還沒開口金小姐就先敘述她工作上的事,並談起她的老闆,這是第一次她說了除了父親、先生以外的男人

在多年前,老闆曾豪爽地邀請她與她的三個小孩一同去韓國旅遊,並表示費用他全額負擔,主要是謝謝她協助他得到一個大案子

他的邀約讓她頗為心動,不是免費的旅遊而是這是第一次她從比她權威且有能力的人身上得到肯定,即使不安的情緒在心頭波動,卻也只停留幾秒,她就將它們鎖在黑箱裡

但她從沒想到這樣的獎賞是推倒她婚姻的最後一根稻草

金小姐對老闆始終都有份好感,他是為優秀的律師,有著優雅的談吐與舉止,他重視她的能力,給予高度讚賞,那份優越感讓她覺得與其他同事不同,儘管她不斷強調兩人僅是雇傭關係。

「我感覺到有些情緒在妳心裡」諮商師聽完大段故事後感看到她眼神中閃過一抹亮光,但很快地就消失。

沉默又再度降臨諮商室,但這次時間較短。

「我很後悔那次跟他去旅遊」斗大的淚珠從她眼睛中烙下,很快地紅色眼絲佈滿整處,鼻子也有點紅潤,胸口隨著啜泣聲起伏,即使她已刻意壓抑。

她斷斷續續地說著從韓國回來後,先生開始說有朋友邀約不回家吃飯,起初她並沒意識到有什麼不同,漸漸地,他從一星期不回家吃飯一次,開始增加到一星期兩次,然後三次,最後幾乎都不回家吃晚餐。她氣急敗壞地質詢他,指責他辜負她煮的一桌好菜,說他不知感恩,不關心她的感受,說他骯髒沒教養,他只是靜靜地開門然後一夜未歸。

又過不久,先生開始沒有回家,說要趕著修車住在車行,她半夜去車行查勤,敲打鐵門卻毫無動靜。有次,半夜他搖搖晃晃地進入家門,撞到家具的聲音驚醒她,她抓著他大聲質問他到底去哪裡?他只發出「嗯!」的一聲就倒在沙發上昏沉,黑的發亮的工作服被她快拉破了,他就像是麵包師傅手下的那團麵團,任她甩丟揉,不同的是麵團越揉越黑已失去應有的白皙與彈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