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身體對話,遇見自己

最近參加戲劇表演深層導引體驗工作坊,好久沒有分享這類經驗,來寫寫心得。

不論是完形心理的角度或是舞蹈治療的立場來看,身體都是記憶著情緒。我是一個身體很容易因情緒而有感覺的人,例如生氣會覺得胸口很悶。這幾年,改變飲食後身體也跟的敏銳起來,以前會覺得頭跟身體分開,現在是可以把頭跟體合在一起,當然我們的頭跟身體本來就是黏在一起,我說的是一種能量的流動感。以一般話來說就是身心合一。

生命輪轉與流動

幾年前曾參加過一段時間的戲劇訓練,老師跟我說他覺得我太久沒有照顧身體了,當時還愣了一下。我想,他說的是身體感覺僵硬且能量不流通,這大概也是現代很多人的狀態之一。直到前年參加即興劇的訓練後,感覺到身體與聲音被拓展了,有「通」的感覺了。

在這個工作坊可以看到不同的身體,有些身體是像舞者,有些像是青少年。身體從地板上的一端滾到另一端,配合著音樂滾動是我很喜歡的一個活動。有人分享說這像是生命的流動,從出生到死亡。我是沒想到這麼多,只是專注在滾,可以感覺到身體的輕柔與悲傷,滾到某個姿勢時覺得內在有股想哭的感覺。也許它再次促動生命中的某些時刻。這個活動共做兩次,第二次的時候比較放鬆但較不自然。滾動時總是會看看自己是否在軌道上,在軌道上運行對我而言非常重要,那是一種安全與責任。

身體文字對話

另一個活動也很有趣,就是兩人用身體對話。這個概念有點抽像,是以身體的力道與表情來表達你想說的話,可以丟接對方的身體語言,也可以不丟接。剛開始做時會無形中去配合對方的身體動作,變成兩人在做一件事情。第二次練習時,我感覺自己的身體情緒力道出來了,這是平常少表現出來的身體狀態。

身體聲音表達

有個活動是配合雨水及海的聲音,進行流動並以聲音來表達,身體轉動同時發聲,說真的有點困難。在戲劇治療中常用的一個聲音練習-外星語,這次也玩到。每個人在團體中走動,以任何外星語聲音互動。當然,非洲鼓也在現場,一個人打鼓另一個人配合這個鼓聲來扭動身體,完全不思考,就讓身體自己動。剛開始,我會稍微有點卡,後來放掉頭腦後,身體直接動就有好點。

與椅子互動對話

這也是我喜歡的活動之一,就是在團體中擺一張椅子,每個人輪流上去與椅子互動,第一次是椅子可以是角色也可以只是純粹與它互動。第二次則是身體一定要跟椅子連結在一起,並做動作。我兩次都是嘗試身體可以在椅子上或下幹嘛,例如把手和腳穿過椅子,途中有幾個動作是不在我掌控內就發生的,本來腳穿過椅子然後椅子就在不經意間合起來(還好腳沒被夾到,)。第二次想把手穿過椅子支架的小洞,結果穿不過去,手太粗也不夠長。當然,我也把它當作溜滑梯,這讓我回到小時候有次在一個坡道從上跑下來的感覺(想像是一座山,爬上爬下),那時候玩的很開心很瘋(就是一個小孩在自high),這個連結是很棒的,那是我珍貴的回憶之一。

物件與身體

每個人帶自己的一些衣物或配件,然後輪流上去選一個物件,將其擬人化,說三句台詞,並用身體與其互動。第二輪時,選四個物件,分別透過它表達喜怒哀樂四個情緒(用身體無表情),我覺得哀是較難表達的,因為它沒有情緒強度但有深度。

願望的儀式

這是最後的一個結束儀式,也是我最喜歡的儀式。先想一個今年你想要達成的願望,然後配合音樂,一邊想著這個願望,一邊用雙手從腳到頭,頭到腳撫摸身體,約做兩分鐘。這個儀式做的時候很感動,是一個很適合用來愛自己的儀式。

這次的體驗,讓我發覺跟自己的身體的距離還算近,有話可說。也覺得身體有隱晦的情緒,它表達了某些平時我不會展現出的情緒與狀態,它在說話,它在吶喊。不思考,直接讓身體說話,直接遇見自己。

推薦書籍:從換幕到真實:戲劇治療的歷程、技巧與演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