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沙發生活】失落諮商室 8

小葉自從爸爸過世後,就搬去外婆家住,媽媽在台南工作她大概三個月才會見到媽媽一次。

「她每次回來我都會跟她睡,但都睡不好,因為我怕她半夜就會不見,她都會趁我睡著時走,醒來後就看不到了」。

說到此她眼睛有點濕潤,並表示有次突然驚醒,發現她不見後大哭很久,但從此也沒再因此哭過。

「妳覺得她趁你睡覺時走的原因是什麼?」

「她怕我早上會黏著她不讓她走,我想跟她一起去台南住,她都說不方便要我聽話…」

她覺得父親的過世好像對母親一點影響都沒,有次,她還聽到鄰居聊天說媽媽有新男友,她很難接受但也不敢問。

他們倆像是熟悉的陌生人,小葉很想依偎在母親身邊,像個孩子般,但她每次回家總是匆忙,頂多關心她的功課一下。

「她只會問我考試好不好,有時我會想我是不是她生的,不然為什麼都不接我去台南住」小葉低頭說道。

「妳覺得她都只顧自己的事情忽略妳,好像她的生活容不下妳,妳是多餘的人是嗎?你覺得跟媽媽的關係怎麼影響妳交男友?」諮商師將話題拉回感情關係。

「我真覺得自己很多餘,很希望男友以我為重心,什麼事都以我為主,有時他沒馬上接電話我也會很不安,但在一起久了又會不想這樣,很矛盾」

「我感覺妳生活好像少了些動能,就是沉沉的,有提不起勁的感覺,好像只有男友的存在會讓你有點動力,但同時也讓你感到不安」

小葉靜靜地看著諮商師,最後表示她需要想一下她剛說的話。

這次諮商結束後的下次,小葉帶了父親的照片來,再次談論曾經記得的過往。

其中一張照片是他過世前兩天才拍的,那時他們一起去附近的國小散步。

「那天是我跟他的生日,我們同天生,一起照相留念。但那天最後我很任性跟他發脾氣,都沒跟他說話」,她說到這就再也無法說話了,眼淚像瀑布般滴下,擦了又流,面紙很快地濕潤,諮商師看著她胸口劇烈起伏,手指微微顫抖。

諮商師靜靜地配合她呼吸,只有肩膀微微上提才顯露出出她的難受。

一次又一次的談話,諮商師感受到小葉有些重要的訊息沒說,那好像隱藏在她的故事裡很深,怕被挖掘出來。

在沒有會面的時間,她完成藍海小女孩圖畫,在重複用色鉛筆描繪的時刻她感受到一種說不出口的無奈,連呼吸都不順暢。

小葉最後一次來談時看到桌上擺著深海小女孩的畫,在坐下前好奇地走進瞧瞧。

黃色的燈光映在圖上,空氣中流竄著薰衣草味道,那是諮商師在她前來前先點上的蠟燭味道。

「這女孩好像住在大海的泡泡裡」她脫口而出的話讓諮商師嚇一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