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格:阿尼瑪與阿尼姆斯

上星期去參加榮格心理治療的訓練,主題是「夢裡的陰陽,醒時的男女」。

其先講述一個個案的例子,並說明在文化裡女性被壓抑(力?)的內在,有時候在職場上的壓力是一種心理暴力。

當我們被投射時,可以做「保護性的攻擊力」來避免受傷,此為一種好的暴力,也是女性陰性原則的一部分,此部分用有創意的方式表達。例如:被老闆罵「你什麼都不會…」,內在可以有個聲音說「這個不是我」來區分。

男性與女性中的陰性原則,此部分都需要被釋放出來,用真實的自己生活。這意味著:我們很多時候會以男性的形象來生活,女生其實也某種程度認同這種形象,希望自己堅強,而忽略內在的陰性原則。男人則更不用說了,內在陰性原則很多時候是被壓抑的,因此更需要去覺察。

兩性關係常會以「權力關係」來發展,而我們需要有意識的把它轉化為「夥伴關係」。首先,得先放下「別人一定要同意我」的想法。

 榮格對夢的看法

夢可以讓我們提高意識,對自己的意識層面有更深刻的了解。

生命透過意象來提現,可深刻地與自己做連結,了解無意識是最重要的途徑,是心理歷程象徵化的結果。而內在意象是複雜的結構,也是呈現自我(ego)情結的方式。

夢是一種無意識的活動,但夢中的當下是有意識的活動,故夢是在有意識和無意識間的活動,而心理動力亦是無意識和有意識間的活動狀態。

夢的分析是讓意象告訴我們它想說的話,而非自己去解讀它,也許每天意象想說的話都不同。有時候我們會因為身體的不舒服而去把夢說出來,例如本來不說的夢,因感覺到肚子不舒服而想說。

男性內在的陰性面稱為Anima,女性內在的陽性面稱為Animus,個體化歷程是需要將內在的陰陽面合而為一。

我們可以由內而外,或由外而內,把兩者結合在一起,並且反映在現實的男女關係,例如:我夢到一個夢,發現夢中的女性角色告訴我一個訊息,因此在現實生活中去覺察此部分。

榮格建議把內在對話寫下來,讓自己清楚的看見,逐漸去整合,且不偏自我也不偏深沉的意識。記夢的方式可以是先使用第一人稱記錄,再使用第二人稱再寫一遍(客觀化)

神聖的婚姻是指太陽和月亮結合並生育孩子的比喻,「完整」意謂著兩個原則要平衡。

若男性用強暴的方式來對待女性,雖然外表用了非常激烈的方式,其反映出自己內在深層想跟自己的陰性原則連結的渴望。

男性沒有去覺察並發展自己的陰性面,則容易過度使用。因此,透過外在行為讓無意識的自己合一,若能在內在與自己的陰性面合一,則男女關係會平和,內外一致。

男女在面對關係需要不要害怕差異性,找出共同的語言去跨越差異性。且需要承認每個人都需要內在轉化,去超越恐懼還有就是克服破壞性的感受,最後是愛的實踐。

在兩性關係中,男性要有能力發展出夥伴關係而非權力關係,女性則要去承認現在的關係很糟,然後從中解放出來,例如:家暴婚姻裡,就得去承認暴力的存在與痛苦而不是去期待對方會慢慢改變,需要勇氣離開關係,尋找自己。

以上

the end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