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治療 6 | 從世足賽談談存在命題:愛、死亡、自由與責任及生命的意義

很久以前我很喜歡看世足賽,不過隨時間流逝它在我生命中逐漸淡去,直到最近得知梅西終於拿下冠軍後趕緊在隔天補看,還是有追上潮流,然後又看了些記憶中的球星消息,比如C羅,梅西跟C羅是我認識的球星中唯二還在線的。

喚起足球記憶後又回顧以前的世足賽,重新感受它帶來的感動。運動員的職業週期很早開始也很早結束,要超過20年非常難,不過上述兩位都是以極端的自律維持著職業週期,他們都是與生俱來的足球明星。

我相信人在世上都有其使命及任務,有些人的使命很大,有些人則很小,來這麼一趟都有其要成為的人或完成的事。

存在心理治療認為人的四大命題是:死亡、自由與責任、愛、生命的意義,它們彼此間都有關聯,所以今天來談談這些命題。

「愛情劊子手」是我讀的第一本關於心理治療的書籍,看完後我認為成為的心理師是我生命的意義,相隔20年後仍舊如此認為。

不過這本書的作者亞隆談比較多是的死亡,他認為死亡焦慮會演化成不同型態的困擾,當然面臨有限的生命才會激起活著的動能,找尋生命的意義。

曾有不少個案跟我說到活著很無聊,若不瘋狂的做點樂事,人生白活,當然我認為那只是被慾望驅使或是掩蓋其人生責任的幌子而已。無法承擔其生命的責任很容易成為永遠的少年跟少女,也會帶來困擾,所以承擔責任也包括要長大,不只是為所有行為負責而已。

愛的形式很多種,包括足球明星跟粉絲的愛,我們很喜歡他們也是付出愛的形式,很多人都說愛可以治癒一切,我是覺得這話太誇張但愛的能量可以停留在心裡支持著人們度過苦難,人的一生都在被愛與付出愛間流連忘返。

很多人透過物質或藥物來尋找一種「自由」,可見自由感是渴望但難求的,我們身處在社會之中大概都會無形地受價值觀、文化集體意識所束縛,我覺得自由是一種內在與外在我調節而成的,也許仍舊受束縛但能有意志做選擇且感到舒服。

曾有個案問我:「心理師做這麼久還會喜歡這工作嗎?],我說:「這是我的興趣」,不過當心理師並非都是愉快的過程,有時我也沒很想一直做就是,但從這個工作我體驗到愛、自由意志、責任及生命的意義,當然也面對死亡,記得幾年前有個案談完一次就是自殺了,當時腦中空白放空許久,不過這是第一次我對逝去沒這麼難過,而這幾年的「斷捨離」也是我面對死亡的行前練習,雖然到最後可能還是難過但有練有差吧!

為何看個世足賽可以聯想這麼多呢?大概是梅西的拼搏讓我進入理想世界的有感而發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