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創傷,說說麻醉風暴

今年金鐘獎,麻醉風暴獲得4座獎,它是一部很值得看的小影集。它探討的是醫療體制與第一線醫護人員的過勞問題。那sicin頻道也是嗎?不,只是說戲聊聊創商而已。

主角的心理創傷

蕭政勳醫師在國中時有被霸凌的經驗,其曾有一段記憶是空白且不願想起。為此蕭醫師失眠十多年且有嚴重的咳嗽,每當回憶或接觸到某些痛苦的片段時,咳嗽會加劇。此為一種身心症,這在一般人身上也會出現。

痛苦的記憶會隱藏在身體中,有時候是症狀,有時候是一些奇怪的行為舉止,如身體抽動或緊繃,每個人的身體都會儲存痛苦記憶。我曾遇過一個真實案例與蕭醫師相似,其在談某些經驗時喉嚨會感覺有異物卡住,但事實上並沒真的裡頭有東西。故,身心症狀需要排除醫學上的疾病問題。

有一段還是得說說。就是楊醫師診斷其有解離性失憶症,是錯誤的說法。解離性是很嚴重的狀態,你可以想像一個人的主人格已完全無法控制行為,更別說工作,精神心靈層與身體分開,處於失序狀態。

而且在劇中兩人後來在一起,以專業界線上是有違倫理(就是職業道德有待考量)。當然,這是戲劇安排,才有戲可看,不然沒高潮的戲是讓人high不起來的。

我覺得最經典的是葉建德的故事,看這戲觀眾就像柯南一樣,隨劇情辦案,一齣自導自演的醫療殺人事件。

葉建德是一個包著糖衣的毒藥,利用體制來完成個人願望。而他也是創傷的受害者:目睹自殺。

那是種無能為力的悲傷,裡頭是看見自己的無能救人。我們面對親人或個案都會有此心情。很多加害者都曾是受害者,這並不是要替加害者脫罪,而是如何理解其心理變化,也許可說是更注重預防是重要的。

預防永遠是最重要的,心理諮商是企圖在預防與療癒間游走,每個人都有渴望,像是葉的渴望是制度改變與同袍活著,他只想做醫生,他以為正確的相信卻帶來災難。其實,他除了恨院長,也恨自己。

透過諮商他可以有更好的選擇。

從創傷中復原

兩位最後都選擇面對痛苦,一個是找國中同學問清楚並道歉。另一個達到目的也得到道歉(雖然他認為自己不需要),最後回到醫生的角色,從中再次得到力量,從黑夜中走向黎明。

很多人的痛苦有部份來自沒有道歉,它不能完全撫平傷口但沒有它的傷口一定會持續惡化,使人瘋狂。

這是一部值得看的戲,推薦給你。

圖片來源:翻拍於藝術書籍。

 

2 thoughts on “心理創傷,說說麻醉風暴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