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 美女與野獸 | 碎碎念

這是一個古老的故事,千古傳誦

美女與野獸是最近很夯的電影,我也很喜歡,它的歌詞很感人,完全符合愛幻想的我的口味。

18世紀的玻蒙夫人的第一版跟迪士尼版差異甚大,幾百年來也被人改編無數次,其中最為人知當然就是1991的卡通,而真人版跟卡通版是一樣的。

以電影角度而論,真人版不算突出,不過它贏在故事本身就令人嚮往。想必大家最嚮往的一場戲應跟我一樣:美女與野獸共舞的片段。

美女從對他厭惡到漸漸發現他內心的良善,以及童年的痛苦造就的冷漠,而愛上野獸,一個本來冷峻的野獸因愛而轉化成溫柔溫暖些的人,此時,貝兒想要追尋自我的人生也正在一點一滴地實踐中。

貝兒是位愛幻想的女孩,她心裡有個特別的王子,但現實生活中出現的王子是粗魯又蠻橫還工於心計的加斯頓,雖然他外表的確看來英俊迷人,相較之下,野獸的醜陋嚇人的面貌實在難登大雅之堂,兩者形成強烈對比。

以榮格理論來看這片有很多經典分析,相信你也看過許多相關的評論。三位主角是各自的陰影陰影與阿尼瑪與阿尼姆斯,加斯頓被自己的陰影給趕跑了,而貝兒跟野獸則是與自己的陰影和解,這讓我想到近來林奕含自縊事件,她在訪談中提到她的痛苦無法和解,痛苦藏在陰影裡頭,很可惜,她被吞噬了。

的確,很多人是會被自己的陰影給吞噬,情結藏著許多情緒經驗,在裏頭可能也被扭曲不成形體,如同野獸一樣過著孤獨又了無生氣的日子,直到貝兒敲門,不,是闖入空門。

家具僕人們歡喜著迎接唯一的希望,野獸為了僅存的希望也嘗試努力,但絕望感也同時強烈抵抗,失望太久總是難以相信,這是很多人內心的吶喊:真的會有人愛我嗎?即使我一點都不可愛。

野獸本來一點都不想和解,憤怒籠罩他,反正「我已經習慣這樣的生活」,直到英雄救美的橋段出現,這真是愛情故事最令人激賞的時刻。

不論是男是女都是期待人生中有個人可以像他般義無反顧地保護自己。

「用生命來證明我愛你」這實在太浪漫了。這場雪中送炭之飛蛾撲火般的行為撼動貝兒的心,開始願意看到他的另一面。

黑夜裡的星點

在黑暗中即使是微弱的星點都足以是強烈的陽光,隨著兩人相知相惜互相了解的約會,陽光從冬天的溫馴邁入夏天的炙熱,與玫瑰花瓣的凋零形成對比:死亡就是重生,生命的盡頭總是會發生出乎你意料之外之事。

最後當然是美好的結局,而這也是他內在轉化,與陰影和解,讓情感從裏頭釋放,能量有機會轉動,生命再次跟隨跳動。

寫到這再次連結林奕含的故事,她帶給社會的是刺裸裸的絕望,那是很大的震撼。絕望中感到絕望與絕望中抱持希望是不同,而你會選擇哪一樣呢?你願意和解嗎?再次迎接希望嗎?

圖片來源:雅虎電影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