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癮」後續報導

既上次酒駕真的只是酒駕而已嗎?(http://sicin.info/dui-or-dwi-is-just-a-slight-matter/)報導後,繼續酒癮的後續追蹤。本台記者秉於專業良知,決定將隱藏在酒駕中的議題持續曝光,可謂是見光死,當世人更清晰的看見它,才能置死地而後生。請看以下整理分析:

自我分裂的好我與壞我

成癮撇除生理層面因素,絕大多數都還是與心理層面息息相關。以榮格的陰影概念來理解它不失一種好方式。人的自我理應是完整的,但在成長過程中容易被破壞。當自我被破壞,貼上諸如邪惡的、壞的、糟糕的標籤後,就讓陰影獲得莫大的力量養肥壞的自我。只要自我被分裂,那個壞的我就不能接觸到好的我(因為太胖摸不到腳趾頭),陰影會掩蓋有好的自我。因為人被陰影給控制住,所以持續以酒精來逃避壞的我。

你可以將之稱為自我認同感,當壞的我很肥胖時,自我價值低落,覺得自己很糟;由於,自己無法認同自己,因此,會需要透過同儕認同自我,就是你常聽到的「我不喝酒會被認為我不合群啦!」(非常青少年的台詞)

失落經驗的情緒情結

延伸上面的概念,情緒是隱藏在陰影的情結中,簡單地說,陰影中有許多受傷的經驗,而此經驗中藏著許多情緒,如憤怒、難過或悲傷等各式魔王,它操縱著人們走向自我毀滅的道路。在我接觸許多酒精成癮的人中發現他們都有情感創傷(失落),例如被家人拋棄或是被虐待或是始終得不到自己想要的,而這些經驗封閉或是簡化情緒功能,讓他們害怕情緒的出現,情緒出現如同世界末日一樣恐怖,以心理語言就是他們無法包容情緒,容忍度極低。

有時候,這些經驗是不知如何表達,甚至是沒有機會與不允許表達,所以透過酒來表達自己。喝酒後的自我表達有時俗不可耐,令人厭惡,但當你覺得對方是惡魔時,也正是他在演出某段真實的生命經歷。清醒過後,他可以不用承認那是他,酒成為最好的角色面具。

心靈空間

親愛的讀者,你即將發現我越講越抽象,心靈空間是哪號人物啊!說來話長,簡短說就好以避免你打瞌睡。有次,與某治療師聊天他提及帶領戒毒者的感受,我也分享一些。然後,嘴巴就迸出「他們的心靈空間被壓縮到幾乎沒有…」的看法,對方像是頓悟般地對我說「妳說的實在太傳神了…..我很難用精準的詞說…」。我也覺得這詞實在經典。

我常把內在世界比喻成空間的概念,你可以想像人是一棟房子,心靈空間就是房子內的坪數。心靈空間被壓縮就是房子內堆滿雜物將之佔滿,最後連呼吸都會痛。當此空間越是窄小,就越需要酒精來進入幻覺,暫時麻痺自己讓它變大,但終究是南柯一夢,就只是一場遊戲一場夢而已。

控制力

人們想透過酒精來控制情緒不要失控,但同樣在酒精也是失控,精確地說就是在失控中努力不要失控。失控不一定是只有情緒(暴力),也包含著生活失控(財務問題),所以是自控力不足但同時也很強力的控制,包括控制他人(這段非繞口令莫屬)。當然,在生活上,有時也是常感孤立無援,或是,現實上很少有社交活動與情感支持。

寫到這裡,很有感觸地覺得有時人們真正想要的跟自己表現的剛好相反。像是想透過喝酒行為來得到關注,而此同時也推開想關心你的人,陷入勒索對方的陷阱。酒駕真的不只是被罰錢與關一關的就好,它隱藏著許多生命靈魂的困窘情境與求救訊號(雖然他們不太想被救但看到有人還是會喊一下SOS)。

英雄屠龍的故事代代相傳,有時流行有時退潮流,酒癮就是隻鬼魅龍等待英雄砍殺,很可惜的是很多人不想當英雄只想當魯蛇,覺得自己渺小到無法拔刀刺死它。

更可惜的是酒駕朋友通常住在監獄或酒國中看不見這篇,若有幸閱讀也如同每次幫他們上課的窘境–「老師,這太無聊」,是嗎?覺得無聊的請舉手(左右觀望,沒人耶!)

不過,看到現場一片昏昏欲睡進入催眠狀態的讀者,跟每次上酒駕課程被我強力催眠洗腦的同學們一樣–已進入夢鄉。

晚安,下次見(揮揮手)…

以上是sicin記者向您道聲晚安之報導完結篇

參考書籍:陰影效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