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催眠在你心靈種一顆種子

前些 日子上了催眠的訓練課程。想學習催眠,是一個因緣際會的產物。動機來自於在我教變態心理學時提到,並且學員詢問此問題,除了自己分享曾經被催眠過的經驗外,也覺得搞不好自己可以學學。

於是,兩個點連在一起,然後我走進催眠課程。每次的技巧練習我都感受到自己更放鬆與對方同在。而在當被催眠者時也很享受催眠的狀態,在那其中真實體驗到自己的目標是可以達成的,心想事成是可以在無意識中發酵,自然的水到渠成。

也應用在自己每次的休息,運用催眠技巧自我引導,睡得更深層與放鬆。

催眠的運用

催眠若是運用在治療上,現在大部的做法是淺層的催眠,並非深度催眠。催眠師會先跟你談談你的困擾或想要的小目標等,並透過語言及聲音的引導讓案主放鬆,打開無意識的大門。

催眠師以特定的技巧來將你想去除的困擾與想要達成的目標放入,並催化它。這很像是在你無意識中種一棵種子,然後它慢慢在某些時刻發芽長大,變成意識中會發生的事情。治療師與你能在當下放鬆的同在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若是你曾參加過一些心靈成長課程,有可能就是體驗過催眠,怎說呢?有些課程是會先做冥想放鬆之類的活動,其實就是運用催眠的技巧。

因此,它並非像你在電視上看到的神奇特技,而是一種古老的心理治療方式。若是運用的當,它會是較快速有療效的一種治療模式(不過,在怎麼快也不會是馬上就產生變化,仍需一段時間的,別有太多的妄想)。

體驗分享

分享一個被催眠的經驗,那是十多年前時的事情。

催眠師使用傳統的方式,就是你會聽到下十個階梯之類的引導語,然後打開一扇門之類的想像畫面。沒錯,就是引導你進入所謂的前世今生,那我有進入前世嗎?好像有又好像沒有,那時太緊張,擔心回不去前世,所以卡在半途中(擦汗)。

當時,對此半信半疑,但實在太想找出某些問題答案,所以我對它有非常高的期待,覺得做完催眠,人生就會從此改變。可想而知,我的人生並沒有做這幾次催眠而完全不同。

但有一點點不同,就如同上面說的,它種下一顆種子。那時,有次催眠過程中有想像十年後的自己樣貌,那時我想像的樣子跟當時的樣子還真的差很多(差在哪就…..不說了)。

那時很不錯的有個畫面,那個畫面到現在我都記得,而且我也說了自己的樣子。然後,催眠結束。

這個催眠對我來說很重要,為何?因為那是我的願望。

在這十年中,每當覺得灰心喪志或是快要撐不下去時,那個畫面就會出現。很神奇,它是自己出現。總之,十多年後的現在我告訴你,的確,那個畫面的樣子就是我現在的樣子。

好漫長歐,十年。

當然,因為我是想像十年後的自己,如果是一年後的自己可能會比較快點。

回來談談這兩次上課的體驗…

上課主要是練習催眠技巧,有時兩人一組,有時三人;有時催眠他人,有時被催眠。剛開始,可以先了解被催眠者主要想達成的正向目標(要使用正向語言),並先透過呼吸同步(注意對方的肩膀起伏)然後持續的放鬆,彼此核心的連結(無意識)。才開始使用催眠技巧。

其中我很喜歡的一個技巧是正念曼特拉,它的指導語是

「這個身體不是我的身體,這個難過不是我的難過….我存在在幸福裡,我存在在大地裡…」

字詞由催眠者自行替換,前半段是清理內在的訊息,後半段則是注入被催眠者想要的願望。

另外一個覺得很棒的體驗是被慛眠者持續抱怨某事十分鐘,另外2人記錄其看見的圖像或想法。每兩分鐘切換一次感官。共五種感官,聲音語調、臉部表情、手部動作、抱怨內容與整體。然後記錄者唸出詞,被催眠者核對其有感覺得詞彙或圖像形容詞,有感覺的詞彙打勾,再由記錄者從長句子到短句子,一人一句做催眠。

印象深刻的是一位夥伴分享在這過程中其對家人的憤怒透過催眠表達出來後,內心放鬆不少。

即使不是專業的催眠師進行的催眠都是有效果的,像是我的夥伴都非專業人員,但我被催眠時,也同樣能進入狀態中。

重要的是你願不願意打開內在並專注於當下,我想所有的療癒都是如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