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繫心私房話】瑆瞳 | 女人心事–蛻變之花 2

繼續蛻變之花的故事,請進場…

這個發現讓她產生心理衝擊,原來這些日子以來,她失去許多照顧自己的能力,及嘗試面對挑戰與接受挫折的能力,這也讓她比較明白為何會有心靈出現一種空洞感,並伴隨失落和悲傷的感覺。

她提到好幾次在治療中她為自己無意識中的選擇感到哀傷,那些過去曾是幫助她的生存之道,怎麼不再適用,甚至有種身陷困境的無助感。

她說,在治療師的陪伴,我不知流了多少次的淚水,好像必須要在充份哀悼失落以後,心靈才能慢慢產生改變的力量。她下定決心並付出行動,想和媽媽在生活及心靈上拉開一些距離。

藉由投入更多的時間和能量在工作,想藉努力工作,感覺自己有能力,可以獨當一面,並找到屬於自己的成就感。

改變的初期,遇到困難時還是習慣向外尋找幫忙,她感受到時常依靠他人會引發同事的不悅,而她也開始不喜歡這樣的自己。

此刻,她停止了述說,低頭望向地面,我看著她,感覺她彷彿掉入在那個時空,眼角流出了一滴淚,她說那時好很不接納自己一再出現天真、柔弱與不知所措的樣貌,要自己不斷主動積極地學習,在自己的身上累積能力與自信,而無論多麼拼命,這過程總是熬難而緩慢。

我伸手抽了一張面紙遞給此時再度流下眼淚的小花,她說,不只如此,要面對和媽媽之間的拉扯,以及媽媽不能理解自己的轉變,是一個痛苦的過程。

我點頭同意地說,但是當我看見妳終於開始能凝視自己的困境,很多從前對妳而言最重要的事漸漸地降低在妳心中的份量,阻撓妳改變的力量變小,對於媽媽的指責與關係的拉扯,才能讓妳減少愧疚與掙扎。

我帶著肯定的語氣說,看見妳在該成熟的時候堅定的跨出那艱困的一步,不斷的跨越,才讓妳再每回又掉回同個黑洞裡時,能夠再次跨越。

她笑著看我,說自己的人生自己救,雖然媽媽還無法真的接受要從女兒的人生舞台退出,還是會用更完美的照顧與攜牲當一個餌誘想要把她留在身邊,但她還是要堅定地與媽媽畫出心裡的那條線,找到可以向媽媽說不的自由。

我微笑著對小花說,看著妳這些年的努力,現在的妳好像真的變成熟了,我看見妳說話時的表情和語氣,充滿著堅定和力量。

她嘆氣,說還是會覺得不容易,尤其是當媽媽表現出覺得被她放下、被遺棄感,而出現受傷的表情,好像在指責她不孝順,會覺得這麼做是充滿罪惡的。

小花說,每當過程中出現罪惡感、挫折無力或難過時,她就會把這些難以面對的感覺帶去和治療師討論,讓自己更清昕自己要什麼,明白這麼做不是不孝順,為自己好的同時,也是為媽媽好。唯有讓兩人回到該有的位置,彼此才能找到舒適的相處之道,讓關係不再充滿拉扯與緊崩的張力。

於是,她將媽媽重新放回屬於和爸爸的世界,儘管她們之間仍有著衝突,不論未來他們要如何過生活,她試著畫出界限,把問題還給爸媽,而自己重返孩子的位置。

她告訴我們,後來她開始能專心將注意力轉向身旁的男友,相信自己與男友合作創造出不同於父母的關係,遇到衝突,自己能不委屈,能說不,也能表達渴望,表達自己,當感覺自己多了這些能力,對未來也多了一份勇氣。

現在,她找回屬於自己的聲音,能在工作中,表達自己的想法與感受,發揮自己能力去做想做的事,並把遺失的自信找回來。

面對即將出嫁的自己,她心中仍有許多的害怕,但此刻她能帶著害怕與期待前行,擁有一份對自己的祝福。

聽完她的故事,離開前,我給小花一個深深的擁抱,彷彿也給我心中曾被遺失的自己一個擁抱。在笑聲與淚水中,我們一同慶祝這個美好時刻,轉身後,我們也會繼續陪伴彼此,張開雙手迎接更成熟的自己到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