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繫心私房話】瑆瞳 | 遇見遺失的自己 1

撰文者:瑆瞳(筆名)諮商心理師

因緣際會,旅遊中認識了小米。沿途,她總是靜靜地駐足美景之前,臉上露出單純而簡單的笑容。

那個因為看見一個美麗風景而滿足的笑容,總吸引我多看她一眼。

我喜歡她靜靜地和大自然共處時的自在,也欣賞她舉手投足間,流露出和自己相處也平和的自在感。於是,很快我便和她成為好朋友。

一路上,我們常聊天,分享旅程中的新發現還有各種心情。她有時也和我分享她的生命故事,有關過去的家庭、早期生命經驗或現在的家庭,以及她經歷過的一些生命轉折,如何讓她的人生開始改變。

小米在工作中曾是表現傑出的主管,無論男女同事都把她視為競爭或想要成為的對象。

她一直很喜歡工作帶來的成就,覺得有成就代表著人生是成功的,自己的存在是有價值的。

然而,在事業的最高峰,突如其來的一場重病,迫使她必須停下工作,聽聽身體發出的訊息,看看心靈發生了什麼事,然後重新調整生活方式與步調。

剛開始,小米十分焦慮別人如何看待失去優渥工作的自己,沒有了這些光環,不知道自己還有什麼,自己是誰。

在靜心養病的時光,必須學習接納沒有光鮮亮麗外在的自己,學著在生活中重新尋找重心。

她笑著說,剛開始會怨天尤人的抱怨為什麼生病是自己,直到後來能真心感謝這場大病,雖然奪去了很多原來所擁有的,但因此重新獲得機會經驗不同以往的人生,以及思考自己的生命意義。

才明白自己深受原生家庭經驗影響,努力想成為社會價值所認定有成就的人,但隱約卻感覺到自己失去些什麼,內心深處彷彿有著怎麼也無法填滿的空虛。

直到大病過後,重新找到自己內在不曾瞭解的面向,有機會發展不同的潛在特質,重新整合自我。

旅行,也是用來尋找自我的一種方式。

她穿著一雙舒適的球鞋,到處旅行,不停地擴大生命的視野,也不斷地突破自我及原生家庭過往的限制。

小米說自己從小是個乖巧的女孩,有著較為權威的父母,時常感受到他們賦予自己期待,而自己也總是透過不斷地努力,讓自己能符合期待。

她感覺到從小爸爸就期待自己要有好成績,未來能有好的學歷與職業,使得她將大部份能量用在追求社會成就,發展陽性能量。

爸爸提供小米良好的學習環境,對她有著極高的期望,爸爸沒有意識到他將自己人生無法擁有高成就的缺憾投射在她身上,這份期待讓她時常害怕無法達到標準。

小時候,常聽到爸爸望著自己嘆氣,她總覺得那嘆氣就像是在說著自己是沒用的笨小孩。

這讓她時常擔心自己不夠好,需要透過不斷的努力讓自己有好的表現,總是強迫自己不要停下來,就不會聽見心裡對自己也感到失望的聲音。

此外,她也發現和母親的關係也影響著自己。母親雖然提供生理與生活上的照顧,但較少回應她情感上的需求。

她記得,小時候當她向媽媽表達自己的情感和需要,似乎媽媽都不知如何回應,或者覺得不重要,於是她也愈來愈不表達自己的需求與感覺,避免覺得自己像個麻煩或者成為媽媽的負擔。

成年後,漸漸習慣要求自己專注在工作上的表現,較不擅於表露情感,與人互動時,也總是保留著一份距離,藏起自己真實的感受與需求。

未完待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