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繫心私房話】瑆瞳 | 女人心事–蛻變之花 1

撰文者:瑆瞳(筆名)諮商心理師

小花將於下個月步入禮堂,雖疲於籌劃婚禮,仍堅持抽空舉辦婚前單身趴。

身為她的好閨蜜,我準時出席,心情激動地要為她的幸福舉杯慶祝。

在party中,幾位從小就相識的好友,一同分享著準新娘的喜悅,我們天南地北的聊,從現在聊到過去,像是倒帶觀看小花的成長記錄。

她哽咽地說,一路跌跌撞撞走來,才走到今天,很不捨地要為自己進行一場女少身份的告別儀式,同時也很興奮要慶祝新人生的到來。

她說,記得小時候,大家都叫她小公主,因為她總穿著漂亮小洋裝上學,帶著裝有豐富菜色的便當,並常常從媽媽幫忙整理好的整齊書包裡拿出各式小餅乾,在肚子餓時可以拿出來和大家分享。

而她也一直覺得很習慣,生活中媽媽總能什麼都預先安排好,好到有時還不用開口媽媽就能幫忙先準備好。

我說,那時手上拿著分到的餅乾,心裡也有著小小的嫉妒,好想要也擁有一樣的媽媽。

她看著我回應,但妳知道嗎?其實小公主光鮮亮麗外表的背後,也有不為人知另一層面的苦。

她沉默了一下繼續說,公主也有陰暗面,爸爸從她國小開始,就時常在國外工作,難得回家團聚。好不容易盼到爸爸回家,爸媽卻時常發生口角,難得的團圓總在不歡而散的氣氛中收場。

每當爸爸轉身離家,她總見到媽媽默默流淚的背影,她好害怕傷心的媽媽有天也會離開自己,總是討好地做一個聽話的好女孩,想安慰在婚姻中情感失落的媽媽。

多數的時間,她就過著與媽媽相互依賴的生活,媽媽照顧她的生活,她也在情緒上扮演媽媽配偶一樣的角色,照顧媽媽情緒上的需求。

媽媽時常不經意地對她說,這些年為了照顧她,犧牲了青春,以致於沒時間做想做的事,讓她覺得媽媽的不幸福,好像她也要負責任,心想若有天媽媽年邁,要將媽媽帶在身邊,捨不得留下媽媽一人獨自孤單與哀愁。

她語重心長說,那些年從來都沒有真正離開過媽媽,即使到外地讀大學,心中仍掛念家中的媽媽,假日就返家與媽媽作伴。

工作後,每年公司的員工旅遊,同事攜伴參加,她也總習慣帶媽媽一同出遊,好像媽媽才是她的伴侶。

這樣的日子又過了幾年,她漸漸開始覺得自己變得不快樂,常常在夜裡失眠,想要改變卻又不知自己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而無力突破現狀,像陷入一團迷霧中,找不到方向,也看不見未來。

幸好,有次在好姊妹聚會中,實在是忍不住提起她的困境,害怕再繼續過著看不見未來的生活,不知該如何的狀況下決定接受我的推薦開始進行心理治療,試著瞭解自己怎麼了,看一看這個困境要帶給她的訊息是什麼。

隨著治療開始,她逐漸的往自己的內在世界走,她發現早期的家庭經驗、父母的婚姻關係,以及和媽媽之間過於黏膩的關係,原來大大地影響了她的人生。

她和媽媽依互依存的生活,一直讓她安於過著擁有媽媽全心照顧的生活,家中的事都因為有媽媽而不用自己處理,連生活中遇到的困難,只要跟媽媽說,也都能得到媽媽提供的意見或解決方法,也就輕鬆地不需要自己去面對。

留在媽媽身邊感覺上可以擁有較為安全與舒適的生活,雖然有時心中也會冒出想離家的念頭,但最後總會心中總會出現要自己放棄的聲音。

直到,有次在治療中談到,過去她一直沒發現,她用放棄過自己想要的生活,換取媽媽不變的愛,以及維持現有安逸較不吃苦的生活。

若要繼續閱讀需小額付費,請聯繫service@sicin.info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