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堂】敘事取向藝術治療

自從經營sicin工房後,常想要擠什樣的文章,「專業分享」亦或是「大眾化」還是「兩者之間」?說真的,心理的文章很難寫,它不像美食或旅遊或趨勢分析等類型的文章容易理解, 「心理」的東西非常抽象,寫專業分享讀者看了會無聊,寫太大眾化口味個人看起來就是一堆「廢話」,但朋友都說「廢話」比較有市場,他們可能不好意思說我的文章看來都沒市場。

最後,還是寫自己能寫的好了,就自我催眠說這是在「創造市場」(網站是寫給大眾看的)。寫專業文章是一種自我整理,寫偏向大眾文章是一種社交技巧訓練,兩者兼具是一種寫作能力培養。所以,你仍舊會看到某某治療理論思考之類的專業自我整理,因為這是我的專長。

如果你有看過以前分享的文章,你會發現「見證」是敘事治療的核心概念之一,一般生活也常見到,例如結婚請客是愛情的見證儀式。而「遊戲」是表達性藝術治療的元素之一。我現在要介紹的是兩者相加的玩偶見證人,我稱它為虛擬的見證人。

在敘事的對話中我常問的問題是「在你的生命中誰知道你這些優勢?」「在你生命中誰了解這些?」等,這是實體見證人(就是活著的人),那虛擬見證人是什?就是製作玩偶來當實體見證人。

這個遊戲是這樣玩的,請個案或團體成員以西卡紙(硬一點)畫出生命中的重要人士,包括自己(自己見證自己也是很常用的方式),玩偶的頭、身體、手與腳等分開畫,最後剪下來再用毛釘組裝,不用管比例對不對或是…,因為連我自己做的時候都是頭大身體小。過程中,也請案主幫它穿戴其經典服飾與造型(就是你記憶深刻的形象),完成後,此時就可以邀請案主或成員們幫玩偶命名,並開啟對話。

當然,每個人可以做好幾隻人偶,若是團體的話,指導語可先說明要做一隻或兩隻。也可以讓其他成員的虛擬見證人扮演某位成員中的重要人士,例如我正在分享我爸跟我的關係,但實際上我做的是媽媽跟自己的玩偶,沒有父親的角色,但其他人有做父親的角色,那就可以請他扮演我父親的角色。

對話部分是以見證來思考,例如「當某某看見現在的熊恒瑂,你會想鼓勵她什麼?」(扮演父親角色的玩偶的人回應)「你覺得她做得好的地方有哪些?」等,若是團體,成員們語言能力很好可讓其自由對話。或是先讓成員們(或案主)自由對話,再由治療師訪問玩偶。

這個方式我很喜歡的原因是很具體(通常敘事的問話很抽象,有時讓人回應不出),加入看得見的見證人,較容易開啟對話,也減低焦慮感。若是使用角色扮演也行(這我也常用),請參考此篇【敘事8講】以時間為藍圖的自我對話 ,角色扮演當然也可以是自己見證自己,或是扮演其他人,這屬於進階版的技巧。

若是用於家中親子互動也是很適合的,小朋友自己做玩偶與家 人,讓他們自己玩玩,搞不好你會發現,你小孩真正想說的跟你認為的完全不同。

發佈留言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