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事8講】以時間為藍圖的自我對話

今天要介紹一個敘事治療的技巧,就是在尋找內在小孩,重新展開生命空間 文章中提到的一個與自我對話的方式。

它是利用時間線、擬人化的方式來與過往的自己對話。舉個例子來說,治療師引導案主與十五歲的自己對話,可以請他選一個物品或是人(團體中可使用)來代表當時候的自己,若是沒有將他外化也沒關係,可以直接以問話方式來請他思考進行。

這樣的對話並不是隨便選擇某個時期的年齡來做,通常要先聽聽對方的故事,從故事中找出線索。我在實務的經驗中,曾聽到某位案主敘述在他國中蒔被霸凌的經驗,在來回多次的對話中了解這個經驗烙印成創傷,而真實的他早就在當時「死亡」。

在某次談話中有機會提到此時我邀請他進行角色扮演的自我對話。例如你會想跟十五歲的自己說什麼?你會想怎麼安慰他?等,這些問話當然是根據當時治療師當下的感受去鋪陳,並沒有一定的問話模式。

這個技巧是我覺得很棒的一個敘事精神,當你真的投入並回到當時候的自己時,會有很多複雜的情緒出現,而這可能是你隱藏多年的情感,不願碰觸的地方。

碰觸這會痛,但是敘事的問話會讓你除了感到痛以外也會有自我肯定的感覺。它珍惜每一個時刻的你,因為即使經歷全世界最悲慘的事情,敘事總是意圖找到珍貴的地方、值得欣賞的地方。

欣賞當時候的掙扎、難堪、抉擇或是行動,讓不同的問話使你重新思考自己的故事。通常,一個悲慘的故事我們只記得不好的地方,很少有人在痛苦的故事中記得美好的地方。身為一個敘事治療的工作者必須也有義務地去挖掘這些,每一個細節都是你不能放過的。

在與過往自己對話時,最後還是會「見證」這個故事,見證方式很多種,我常使用的見證是人物的見證,例如在這段經歷中誰了解你的感受?有誰看見你的努力?等。

或是自己見證自己,例如現在的你會怎麼欣賞十五歲的自己?你覺得十五歲的自己有什麼寶貴的地方?等。見證之前在第六堂敘事取向藝術治療第四堂敘事取向藝術治療 介紹過,講白話文就是透過自己與他人的肯定來確認某些價值,就像結婚大家會請客就是一種見證的儀式。

也可以理解在治療中透過見證會產生某些力量,就像你在喝喜酒時會感染到強大的幸福感一樣。

敘事治療很重視正向,但是這種正向不只是表面式的,是一種骨子裡透出來的味道,若你對它有興趣真的要好好讓自己從內而外都很正向嚕!

 

發佈留言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