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 | 多愁善感

多愁善感一直是人們對我的認識。

最近,休息時都在寫紀錄,我很難專心只做一件事情,但可以同時做很多事情然後一起完成,例如寫記錄要順便聽音樂,在火車上看風景也看書看報紙;看書順便吃飯喝飲料,邊看電視邊寫作業;練鋼琴同時看電視。

說到底是本性還是習慣養成?不知也,可能也是一種深層的時間焦慮吧永遠擔心事情做不完,因而同時開始同時結束,是嗎?dear,靈魂。

即使是現在在寫部落格,也同時在做別的事。可想而知,做小行動諮商工作對我來說是好的,可在一天內轉換不同地點遇到不同事情跟不同人工作,這樣焦慮不安就不會影響我,反而會很享受其中。

最近,寫記錄時都喜歡聽曾經太過年輕(白色巨塔片尾曲)這首歌。回想到在10多歲時,我很喜歡看悲劇電影和聽悲傷的歌,喜歡陰鬱的心情;最深的一次記憶是我在1994年的生日當天去看「霸王別姬」,在電影院待上一天,看了3次(當時沒有清場),沉浸在電影的悲傷中是我的樂趣,在這些世俗觀點中的負面東西裡,可以回到最真實的自我,其實質,我的靈魂是一個深沉又陰鬱的存在者。

而現在比較少停留在這些悲傷的東西裡,但在一個人的世界裡我仍深愛著它。

發佈留言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