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31 | 工作隨想:監獄心理治療工作感想(2024年1,月更新)

本文於2023年1月22日上午重新編輯與更新

在監獄做心理治療工作的碎念…

與受刑人(或個案)工作過程中曾很煩躁,對他們說的話不是太相信,但有時又會覺得他們還有有希望復原。今天,特別有感覺,我仍相信是可以的,至少有50%的機會,比很多外科手術成功率高些,可能性是存在的。

跟受刑人工作很辛苦,每次工作完就一定會吃東西來補充能量,有時,也會在工作中動氣,幾乎每個人都見識過我非常嚴肅的說:請不要跟我玩心理遊戲、我不接受來上課是應付我、我覺得你得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等等。常常一上課就是打戰的開始,建立關係是一種挑戰,但今天我想想還是值得感謝。

感謝什麼?感謝受刑人的存在,因為有他們所以我可以每週帶三到四個團體,這是一個很高的量能;感謝因為他們很難搞所以我更堅持一個心理師該做的事情。曾經,也有人說:

「老師,如果你怎樣怎樣,我就會認真上課等等」

「我不接受交換條件,既然都坐在這裡就學習投入這些活動」我說

「上團體是要幹嘛?怎樣才能通過評估?」

「要學習靠近自己,因為你們想通過,所以願意寫作業,願意為了通過而靠近自己。」

我曾經挑戰某些個案,氣氛很僵但仍堅持不接受應付,不接受不誠實,也因如此,我很有界線,為什麼?因為他們習慣沒有界限當然,也感謝他們很難分享自己,剛開始,我會比較要求分享多一點,後來也思考許多這方面問題,所以,改變了帶領的方式也學習非語言的治療模式(藝術與敘事治療的結合),很開心的是其中有些人開始真的投入,有些人開始願意相信心理治療對自己的幫助。也感謝他們不太相信上團體或輔導課有幫助,我是不太理這樣的想法,盡力去盡帶領者該做的事情是重要的而不是討好他們,在挑戰(面質)個案時會非常痛苦,說真的不太喜歡這樣的自己。當然,也持續思考自己用的語言與方式,這真的是一種修練,哈哈哈。

有些個案最後在團體分享心情說覺得難得有機會能靜下來想自己的事或是覺得很開心可以用這樣的方式去處理自己的問題或是問相關心理問題等等,也有些人有些改變,當然,也有人從頭到尾都沒改變。

感謝受刑人讓我看見不同的世,看見欺騙合理化、配合演出等防衛,在他們身上讓我看見人性最黑暗的ㄧ面也看見人性黑暗中的光明,更了解鏡像概念: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就是在照鏡子,治療師是個案的鏡子,當然個案也是治療師的鏡子。

我很深刻的體會心理治療到底哪裡有效?最有效的是每個心理師朗朗上口的三個教條:無條件的積極關懷同理心與真誠一致,要學會這三項是修行不是讀書也不是用頭腦去想怎麼做,因為他們我會不斷的思考自己是怎樣的人,怎樣的治療師。

開剛始會因為他們的抗拒而陷入困境,現在已能很快回到團體該做的事回到們自己的內在狀態,幫助我提升不少心理治療的能力,哈哈哈,他們是我專業工作上的貴人,希望他們過得更好而不是繼續犯罪。

1 thought on “隨筆31 | 工作隨想:監獄心理治療工作感想(2024年1,月更新)

  1. 後記[2023年1月22日上午]
    在大年初一重看這篇文章是件難得的事,沒想到11年後我仍在做相關工作,2020年也曾有團體個案回饋「覺得參加團體能讓其能有個空間安靜下來」,我很喜歡這樣的回饋
    非志願個案的心理工作有其特殊性,稍有不慎很容易被個案操控或過度認同個案,需要心理師不斷地思索及覺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