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絲心理學

粉絲是fan的諧音,本意為運動或電影等愛好者之意,最為人知的名號稱為追星族,但現已廣泛用在各式各樣的領域中。

2010年剛寫blog時,寫下一篇關於粉絲經濟學的文章(其實是日記)。當時這是很夯的話題,直到今日,粉絲們仍具有強大的購買力,為經濟市場的中流砥柱。這話怎說呢?話說當年「來自星星的你」狂掃亞洲掀起旋風時,都敏俊被邀請來台會見影迷。依稀記得當時一張票號稱5k台幣,而這可能只是遠遠遠觀看他(還要拿望遠鏡)而已歐!一場見面會下來可創造約15000k的收入。

不瞞您說,我也是「來自星星的你」小粉,看見票價太貴,心想這種蠢事不能幹,以為自己能逃脫外星人的糾纏,事實上太高估自己的避邪能力,就在那年8月,我幹了另一件蠢事–失心瘋的去韓國旅遊並參觀了他的拍片現場,花更多錢卻連人都沒看到(捶心肝)。

看到這,你可能會以為今天是要來講粉絲們的消費心理。歐!不,這樣太膚淺,心理頻道乃是專業電視台,本台即將為您報導的是粉絲們的心理需求。

今日,你可看到許多團購社團、粉絲專頁等各行各業的偶像們在臉書稱霸,無不是針對粉粉們設置的,因此了小粉們的心理狀態已是顯學,抓緊他們的心是偶像們的首要功課。究竟粉絲的心理需求為何呢?

根據台長實際參與的「市場觀察」來為您報告以下幾點:

第一,自我認同感

粉絲透過崇拜或景仰高高在上的「偶像」要的就是一種認同感。透過與偶像的連結就像站在巨人的肩膀看世界一樣地感到光榮,沉醉並參與其中能帶來愉悅與快樂。這種「價值」來自與領導者「沾上邊」,例如拿著ipad玩遊戲就是與眾不同。

小粉們透過認同偶像,也同時對內在自我形成認同,當你是蘋果粉時至少透露了三個訊息,第一,你是時尚人,第二,你比較有錢,第三,你是社會菁英(頭都不自覺地往上揚)。而我是小米粉,硬是就低了好幾級。

以後現代思潮來看,自我認同感是來自於人際或社會關係,不論是成為某名牌粉,或是在粉絲群中成為領袖階級時,其他粉粉投以的目光都能為其帶來優越感,自動轉化成自我認同。

第二,對抗孤獨

講對抗孤獨有點太文言,白話文是尋找精神寄託。fans有時生活太無聊,把偶像當生命中重要的人(其實根本不熟)或是把團購當成社交活動(其實沒這麼有錢)。在追逐過程中會有一群同好與你相伴,不論是討論產品或是人或是八卦,幫生活加點調味料,有些甚至成為莫逆之交,當然也可能從此絕交。

近日,常聽到NBA粉粉們討論球賽,其容光煥發的程度,已超越塗抹SKII的效果。對照平日兩位粉粉們的頹喪感,相信孤獨此時已在其人生中逃之夭夭,直到總冠軍結束。

無數個粉絲專頁上,放著偶像們的各式訊息,小粉們不時上去點點看看,好似在看朋友的狀態一樣,熟悉與連結,把空虛逐出「心」外。

也有粉粉們假日排滿各種偶像行程,其將之歸類為興趣,這樣的興趣可以讓生活不會太無趣,而且每星期都有一種期待,期待與心儀的人見面(其實隔很遠,已是牛郎與織女一般遠)會讓生活中的無奈、憂愁或無力等一掃而空,偶像們成為精神寄託(有些則是託付終生)讓平凡的小粉們,覺得人生還有希望。

第三,愛與隸屬

講愛與隸屬太矯情,就是安全感與歸屬感。偶像們不會只有一個fan,是很多fans,所以這是一個強大的社會群體,這種歸屬感會產生「家」的感覺,像是劉德華稱小粉們為家人,點進部落格就是「回家」。這個群體有共同的家長與生活目標(購買週邊產品或參加活動),每個人在家中還有不同角色與位階。這絕對是一帖心靈湯藥,專治欠缺愛與隸屬的人。

第四,畢馬龍效應

我發現我的用詞越來越專業,專業到需要要解釋一下。畢馬龍原是希臘典故,來到心理學後被驗證於教育心理,指人的情感或是想法會不同程度地受到他人影響。這個實驗是這樣的,A與B是兩個程度相當的班級,由同個老師教學,老師被告知A班是資優班,B班是通班級,老師心中對兩班的同學有不同的期待,因此老師給予不同關懷或鼓勵,最後A班的學業表現明顯優於B班。結論就是老師怎麼期待學生,學生就會按照其期待表現。同理,偶像們怎麼期待fans,fans就會有怎樣的表現。

你會發現,偶像的一句話勝過父母的千言萬語,或是偶像期望小粉成為怎樣的人,粉粉們也會無形中往那方向走。所以很多偶像都會做公益,讓粉絲們仿效,也換得名聲(好像離題了)。

畢馬龍效應又稱為自驗預言,白話文可謂是心想事成,此狀態讓粉粉們有目標可以奮鬥,像是植樹節種樹以維護地球或是成為像偶像一樣美好的人,進而滿足前面三種心理需求,一舉數得。

 

 

 

 

此時,再會曲響起…..

「讓我們互道一聲再會,送走這匆匆的一篇….

值得閱讀的請你珍藏,應該忘記的莫再留念….」

各位觀眾

「再會再會,再說一聲下篇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