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猩猩的悲劇

5/28日,一位3歲男童攀越美國辛辛那提一家動物園的大猩猩圍欄,並掉入3公尺的鴻溝,大猩猩將其抓住並拖拉到一邊。園方緊急處理的工作人員射殺了大猩猩以保護男童生命。此事引發熱烈討論,這名為哈拉姆比的銀背大猩猩屬瀕臨絕種且極度稀有的動物,槍殺牠的悲劇使超過16萬人次上網連署要為其討回公道,其中以保護動物的人士最為抨擊。

此時,我聯想到「正義之旅」中的一個哲學的道德反思故事,這個故事是這樣的,假設你是火車駕駛員,以每小時80公里行駛。你看到遠方軌道的盡頭有五個工人在工作,你想踩煞車但竟然失靈。此時,有另一條岔路,那只有一個工人在工作,你仍有時間做選擇–撞死一個工人來拯救五個工人,問題來了,怎樣做才是正確?

我想大部分的人會選擇撞死一個人就好。

換個立場,在這故事中你是路人。火車來了,你看到它快撞到這五個工人,煞車同樣失靈。但你很無助,你即將目睹一場悲劇的誕生。你看到橋邊站著一個大胖子,你可以推他落入軌道,他的身驅剛好可以擋住車,他會死但會拯救那五個人,你會推他入軌道嗎?

回到這個新聞,當你是緊急處理人員,在千鈞一髮之際要做出選擇,槍殺稀有動物,拯救一條生命,亦或是不槍殺大猩猩但可能會讓男童致命。你的選擇是什?

先來個題外話

每個意外事件都有兩種層次的問題,看的見的與看不見的,前者稱為顯性,後者稱為隱性。在這個事件的顯性問題就是父母怎麼沒有看好小孩讓他攀爬柵欄,園方的處理方式是否恰當?等。隱藏在此的結構性問題可能是園方的導覽動向設計,柵欄的安全性或是對於參觀動物園的安全指導及對於大猩猩的行為判斷知識是否足夠等。

有些新聞內容提到大猩猩影片中的行為並為真的傷及男童,反而是要保護他,而園長也證實男童沒有受到攻擊但若回到當時,仍會做出相同決定。事件已發生,但對於隱性問題若回避,是很可惜的。而心理的議題亦然,很多人想解決顯性問題,卻對於自身的隱性問題視而不見,造成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現象。

回到上面的道德思考

根據我對大猩猩的淺薄知識,牠是與人類相近的物種,同為人科,認知能力約人類的3-4歲小孩。而珍古德的研究也指出大猩猩有類似人類的喜怒哀樂情緒,打招呼與社交行為相似於人類,而生物學的研究也指出人與大猩猩的DNA相似度極高。

所以,如果我是處理人員,選擇射殺的理由是人命較可貴。反駁:根據上述大猩猩並非低等動物,而是相近人的物種。其中影響我判斷的還有園方的指示(假設有),我得遵照園方的處理原則。當然,因大猩猩當時受到驚嚇而可能做出傷害男童的行為,也是我射殺的理由之一。反駁:當時其行為看似是保護男童而非傷害男童。

若我是處理人員,採以其他如安撫或引導方式。這可是主動或被動介入,我會面臨的風險是自己的生命危險,男童的危險以及大猩猩的反應是否會是超出預期(當時受到驚嚇)。情況可能變成兩種,第一,男童與我安全離開現場,第二,男童與我皆受傷或其中一人受傷。這樣的選擇可能造成更大的動亂,但也可能有美好結局。

以上都是顯性的假設,但隱性的部分如大猩猩的內在行為模式與園方的隱性結構性問題才是真正的重點。

除非是大猩猩專家不然無法推論其行為,但透過此可以思考自身或者是環境的顯性與隱性問題,心理學的目的之一就是讓人們去看到隱性的問題,洞悉表面行為後的想法與動機或上述隱藏的結構性問題等,這樣才能有效防範未然,避免顯性錯誤持續出現。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