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心事 | 情緒團體之於我 1 | No.11

3月初某個天氣微溫的午後我坐在一間桌上放著冰奶茶的會議室裡,隱約聽到旁邊走道的腳步聲,你能感覺到絡繹不絕的人往隔壁教室走去。

做完禱告後我開門往那走去,還沒到門邊就聽見吵雜聲,再走近幾步抱怨聲更清晰,「以為來一下就能走…」,當我停在講台時正面迎來的冷空氣讓我不禁打了個顫。

工作人員介紹我後成員們仍喋喋不休,在我花幾分鐘跟他們對談後迎來的是更大的不滿,「我知道老師是要來賺錢…」,我聽完後決定停止同理他們並告知他們現在心情不好正需要上情緒課,某位成員持續地抱怨但團體開始冒出不同的聲音,「你下次就不要來就好…」,另一位成員對這位成員的高昂情緒開始感到不耐,就在這高亢又低迷的氛圍中我開啟了暖身活動。

如同你看到的混亂場面,也如同他們所呈現的:很難接受不在預期中發生的事。不絕於耳的抱怨剛好拖時間也緩和憤怒,這道出了藥癮者害怕失控的同時也容易失控。

這是我這次將團體主題訂於情緒的原因之一,即用藥行為與情緒息息相關,你常會聽到用藥者這麼說:「被罵心情不好就想用」,這反映出他們除了挫折容忍力低外,也較難自我調節情緒,容易糾結且害怕襲捲而來的情緒無法消退。

為何他們難包容自身情緒?這通常是另一個故事,就不在此探討。

由於用藥者對情緒通常很有感覺但很難表達,所以我在團體設計中會使用情緒卡擴展他們的資料庫,這次也加了自我情緒評估且透過成員過去10年的生命事件作為切入點探討其情緒反應,當然,這不會在第一次團體就執行。

這次團體在進行互相自我介紹後我以分組方式讓成員分享從家裡出發到團體室間的的情緒變化,成員們挑了一堆情緒卡分享感受且彼此支持後,你開始能感受到愉悅的氣氛,這是我與他們第一次見面,這是一個超過20人的「巨大」團體,而我經歷到的團體壓力及情緒衝擊僅次於9年前的某個性侵害加害人團體,我當下也改了團體內容,讓他們彼此同理更甚於我說了什麼,對他們而言我就是個圈外人,當然,我永遠也不會是圈內人。

離開教室走回會議室時我看著那杯還沒喝的冰奶茶,顫抖的手拿起吸管緩緩的吸一口,的確比較放鬆。

未完待續…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