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心事 | 情緒團體之於我 2 | No.12

「我來選一下我現在心情的情緒卡…」,我拿出情緒卡提高音量繼續說:「我很無奈、生氣….」,這是我看到成員們無心參與且干擾團體後所做的「自我袒露」,隨後一位成員說:「老師,你不要這樣,你這樣我們怎辦?」。

「如果你們不滿現在的上課內容,那你們也得告訴我你們想要上什麼?」,有成員開始發表意見,在兵荒馬亂之際一位成員站起來作勢威脅,我嚴肅地要求他坐下也不讓他搶我的麥克風,「因為我是老師」,他當然知道我是老師,但我真正的要說的是我就是Leader,而他是成員,我們不是平等關係,「平等」意味著他們可以模糊界線,無界限感及忽視他人的存在也是藥癮者常見的現象。

「要怎樣才有辦法找到比毒品更刺激的東西?],另一位成員在氣氛稍緩後舉手發問,「我要是知道有什可以替代毒品的刺激感就不會一直用…」,我在了解他想法後說:「沒有比毒品更刺激的東西了,用毒是最高境界…」,在戒癮治療中「取代物」並不真實存在,就像稍早一位成員說:「上課很無聊」,這的確是件困難的差事,團體不是飄飄然的天堂是真實世界,很難比用藥更有聊。

團體結束後一位年輕高大且長相斯文的成員走向我輕聲說:「老師不要生氣…」,他分享他參加其他團體的想法,也告訴我經由這次團體他才真正明白參加團體可以學到什麼。

這是我第一次在藥癮團體中展現強勢的一面,我並不喜歡這樣的場景,但的確有時得「演」這齣戲他們才會「醒」來,逃避或混亂型依附關係在團體中重現是常有的事。

團體呈現出膠著且轉不動時「衝突」是個好策略,只是沒想到在短期團體中會出現這樣的我,強勢的帶領者或許會讓成員們感受到被壓迫,但也可能帶來新的發展:他們有不同以往新的「衝突」經驗。經歷衝突才會有真實的關係也才可能親近,但這是短期團體我們沒有太多時間走這歷程。

全身發抖的我在椅子上 休息約莫20分鐘,離去前還嘆了口氣,在炙熱的太陽下坐上車,車上的冷氣吹得我陣陣涼意,下車後繞到85°C買杯黑糖珍珠奶茶,邊走邊咬著甜甜地珍珠也邊想之後團體要如何繼續,我決定不再分組,以採用討論故事的方式「間接」讓他們「動」起來。

「老師,我們今天有來就很好了…」,這是某位成員的真誠告白:「我要是對自己要求高就不會吸毒」,用藥者最艱困的議題是面對現實且自律,團體治療都不飄飄然很難吞下去,所以故事導引也許可以讓他們有空間喘息及聚焦,在現實中有點「幻覺」,這也是我認為手操作的媒材引渡較有效,因為這樣的想像空間比較像在「吞雲吐霧」。

未完待續…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