諮商師被案主殺害之新聞事件

已經許久沒太關注新聞的我,今早誤打誤撞成了遊覽車翻車事件的路人受訪者,故突然興起搜尋新聞事件的念頭,赫然看見台中體育大學之女性諮商師被案主殺害,兩人疑似男女朋友與金錢往來關係之事件報導。

只能用震驚且不堪來形容目前感受,突然不太想幹諮商師這行,轉行當小說家可能較好。

非常八卦地順道看了路人甲乙丙丁的留言,一位疑似在諮商所就讀的人留言說:「在諮商界竟討論的是倫理議題?都出人命了」。心頭一緊,不討論倫理議題要討論什?他們感情關係?還是對方情緒失控殺人目的?但新聞聚焦在包養感情關係,其他訊息很少,總之,這個事件我還是只想思考專業界線,不管內情如何,會在非諮商時段見面出遊就已經破壞這道隱形線,而這應該最是諮商師保護自己的最後一道防線。

根據不可靠的新聞消息,兩人在2013年展開諮商關係,數到今年已經是第三至四年,算是長期的專業關係(但不知現在是否還在諮商就是)。

回想我個人的長期專業關係,會對案主有某種關愛是正常的,畢竟沒有情感交流哪來的療效?不過,諮商師將情感投射到案主身上也反映出個人的議題,只是有無自我看見罷了。

不可否認,我曾對某些類型案主感到特別憐憫或是特別討厭,這可能來自於被對方情緒感染或他的特質引發我某些感受,或是他們的期待是讓我難以負荷,像是收到卡片、信或是希望當朋友,我的第一反應都是害怕不安冷冷應對,覺得被侵入界線的感覺是很強烈的,會想逃之夭夭。

然而,彼此還在諮商關係中的話是要跟當事人討論移情的議題,例如他對我的喜歡是怎麼來的?當然也要回饋謝謝對方的喜歡,那是一種健康愛的展現,能夠喜歡一個人是一種能力,並不能因此否定這件事,當然,最後還是要淡定的拒絕。

那諮商師對案主產生反移情呢?這時自我覺察覺知及被督導就派上用場,持續自我治療也很有用。

諮商關係是一種深層關係互動,稍有不慎的確很容易出事,像是曾有案主表示願意請司機載我去工作,而我還真的有點心動是因可省錢又方便,但那只存在兩秒就回到現實人生,只要有前面,後面沒完沒了是指日可待的。

很多事是可預期的,只是差在你願不願意認清事件本質,亦或是心存模糊地帶覺得不會發生而已

在此議題上我認為諮商師的責任是多一些的,畢竟我們受過專業訓練,應該比當事人更知道底線在哪?有時給予「教育」也很重要,不能跨越就是不能跨越,心軟是步上危機之旅的門票,而這樣值得嗎?當然不。

在諮商倫理中有一個是結束關係後兩年展開社交關係是可被接受的,這其實是為了讓諮商師有個反移情的台階下,至少我是這麼認為。倫理是層次的問題非有與無的議題,端視個人怎選擇

前幾天發表的文章提到專業界線與科技倫理,「我能與當事人是臉書朋友嗎?」或是「雙重關係是可行的嗎?」這就留給你慢慢想

若是我親愛的某些案主看到此篇應該很能理解我曾說:「結束諮商關係我就會當作不認識你」這句話的用意,聽起來的確有點無情,但我想這是保護你與我最好的方式,應該也沒有案主希望彼此的關係最後是自己殺死諮商師的吧!這真的太慘,而且令人難過。

寫下這篇主要是壓壓驚,讓震驚感緩和些,這事件給我另一個禮物是發現寫作具有收驚作用,這是人生難得的體悟

R.I.P

2 thoughts on “諮商師被案主殺害之新聞事件

  1. 我可能是報導下方提出質疑的研究生,我觀察到新聞媒體幾乎一面倒採認加害人說詞,台中第一分局偵查佐副隊長鍾劍雄對外說明案情的影片,也只陳述犯罪者的說詞,但在死者無法對證且偵查不公開的原則之下,明顯誤導社會大眾。我不得不猜想,加害者一家的人脈背景雄厚,學校媒體警察都先打點過,一整個切割給死者。就算真有金錢匯款紀錄,如何證明情愛關係?而此種情況之下,檢討此案被害人違反諮商倫理的可能性,也落入責備「被害人」的行為模式。

    我認為諮商界要看見的是,倫理有其人性實踐的困難點與限制。在媒體資訊上,我們未出現誠實反思執業風險、倫理/督導限制等危機,而將焦點置於遇害者違反倫理。將錯歸於可(或不可)歸責之人,而忽視系統因素。

    可能需要深思的是,諮商這個職業之中,人性情感需求的複雜度,以及逕以一條倫理視作行為約守的荒謬。尤其是,新聞媒體的報導,正凸顯著對專業形象的不信任與偏見,如果諮商專業因此迴避人們的指摘,或只以陳述倫理之應然卻未然,時而坐實一般大眾的不解或質疑。

    1. 謝謝分享,各個角度都能思考,倫理有實踐的困難是質感的問題,督導或其他都有限制,但不能因考量有其他原因摻雜就為跨越界線的行為合理化,我想這是很多人選擇討論此議題的原因,專業之所以為專業,自重自律是很重要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