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身體驗敘事治療,戲心團隊心連心

 

此篇文章為我在5-6月時被訪問的生命力新聞親身體驗敘事治療,戲心團隊心連心

 

轉載訪問內容

體驗敘事治療 戲心團隊心連心【記者劉又瑄/台北報導】

戲心團隊源自於一群曾經於台北市衛生局配合緊急災難心理衛生方案的志工所組成,民國九十四年因為台北市社區心理衛生中心緊急災難方案,衛生局募集表達性藝術治療的志工進行專業培訓,上一些有關諮商輔導的課開始對外實習,由當局分配至不同社區或學校進行個別諮商或團體進行創傷後輔導。

擔任志工時期的熊恒瑂主要是對於親人、朋友逝世的學生進行輔導諮商,也有對一些心理障礙、精神障礙、智能不足等身心障礙學生進行輔導,通常會利用OH卡或漣漪卡,所謂漣漪卡是一面是圖案,一面是勵志短語的卡片,而OH卡則是有模糊抽象畫的紙卡,使用敘事與圖卡結合的方式,讓個案選出OH卡中最愛的一張圖片,再選出其他張有相關主題的卡片編成一個故事,熊恒瑂說明:「人對講自己的事情都會有壓力,藉由講故事,好像在說別人的事一樣會比較有安全感;而且人都會投射,會把自己的情況以隱喻的形式在故事裡呈現。」
第一屆團長熊恒瑂笑著說,「我喜歡用好玩的方式去做治療,而且自己也要親身去體驗才有說服力阿。」因為並不是每天都有災難,必須經由轉介才有服務的對象,為了能夠做更多的服務,不受制於上層,並且能夠維繫成員彼此的感情,因此戲心團隊誕生,除了可以彈性的合作對外提供服務,成員彼此也會相互利用敘事治療了解彼此情況及內心情緒相互打氣支持。

戲心團隊也是以此種方式親身體驗相互交流,選擇六張圖卡分別代表主角、主角任務、困難、阻礙、幫助者與目標為技巧,去分享一個故事,故事說完諮商者會訪問故事中不明白的地方,或是提供另一種可能的情結讓說故事的人去思考,最後講故事的人調整整個故事內容並重新說一次,藉此讓說故事者了解缺少了什麼,有沒有另外的角度是自己所沒想到的,用另一種觀點看事物。

另外,根據個案情況的不同,熊恒瑂有時也會使用讓個案每天固定時間的自由書寫,限時十分鐘,連續且不能思考也不能修改,寫出任何想寫的;或是由她出一個主題像是「增加自信方案」讓個案寫,利用祈使句「我覺得…」、「我發現…」去進行寫作,她說:「這種方式能夠探索潛意識,除了訓練專注力還可以從過程至中發洩情緒,也是一種自我心理治療。」從筆觸也可看出情緒的不同,像是筆觸越強代表越憤怒、情緒越強烈,因此從寫作中除了紓發也可以了解自身情緒的變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