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覺得「沒關係」嗎?

(本文為舊文分享,原文於2010-04-02 19:02:41發表)

很久以前,跟老師督導時談論過「沒關係」這個詞。在台灣,人們很習慣說「沒關係」,但真的沒有關係嗎?不,很多時候那是我們文化下的產物,認為「沒關係」代表的意義是體諒別人和處事圓融,或者,還有其它你個人的涵義。

所以那時老師還笑說哪天來辦場「沒關係」的討論會, 來場「沒關係」和「有關係」的對話,人際中很多事你真的覺得沒關係嗎?還是有關係但習慣說沒關係?還是就是有關係但無法說有關係?(繞口令無誤)

最近,我對「沒關係」這個口頭禪感觸特深,感覺已經被它搞到有點勞累。我常說它,因為不想有爭執,也不想去讓關係變僵,所以「沒關係」是最好的擋箭牌,替我擋掉爭執、尷尬與不安,並且安慰自己。

同時,因為說太多次了,所以它也隱藏了憤怒與生氣,這是一種自我壓抑的表現。當然,有時候真的是秉持「沒關係」的心態說的。

這幾個月,工作繁忙地到處跑的結果,發現如果我持續讓「沒關係」當擋箭牌,會被累死而且非常生氣。

所以,需要學習說「有關係」就是有關係,不要再營造這種美好的假象。

是的,我就是覺得「有關係」,而這樣真的會得罪人嗎?(我想會繼續得罪很多人)

為了不得罪人而說沒關係,個人認為在自找麻煩。也讓別人會誤以為我真的很好凹或者覺得可以超過體諒的界線。

被發好人卡不是件太值得驕傲的事情,「好人」代表你沒有個性,沒有主見,好說話。所以我沒有很喜歡當好人,不當好人的好處是在忙碌時可以維持穩定的情緒。

「工作界線」

「人際界線」

「付出界線」

沒關係的背後是界線的議題。

當你對失約的人說沒關係;對欠你錢的人說沒關係,那是一種體諒還是在壓迫自己?值得思考。

身為心理師,有時會無意識地去包容沒有必要包容的事情或是覺得若不展現寬容是不是就不是個好的助人工作者?其實,有很多時候是為了維持某些自認為很重要的東西而委屈自己。

也許,你可以發「壞人卡」給我,那應該很值得驕傲的事(撒花),那意味著我可以充份的自我表達想法與感覺,並且不用太在意別人是否喜歡。


看六年前的文章,回想到前兩年去上一個廣播節目,我的講題就是「委屈」的性格。當中,討論到台灣人有人多是這種性格,現在想想還真的同意這樣的觀點(不然就不會有這麼多酸民)。

沒關係,是一種台灣文化,有好處也有壞處,有時候可能還是一種美德。

但你真的覺得舒服嗎?還是不斷暗示自己忍耐就好?「以和為貴」是一種文化的假和諧,因為它代表不允許衝突,不允許表達真實的感受,最後把它往肚裡吞的結果就是感到無奈與委屈。

這幾年下來,我對自己更誠實,「沒關係」已不再在口頭禪名單中,好人卡少拿很多張,正式成為無卡階級的平凡人(脫離卡奴嚕!)。

後現代哲學談的「語言的思考」就是提醒人們要不斷去挑戰與反思語言中蘊含的意思,它是人們建構出來的詞,是共同的生命經驗與理解,同時每個人也有能力去重新定義這個詞對你的意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