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事1講】語言的思考

前天的敘事私塾的團體中,除了剛開始的書寫外,也邀請大家念給彼此聽,聽完唸的文本後再給予回應。

老師說:「這也同時在訓練我們每個人對語言的敏感度…」。在敘事治療中是很重視語言的使用,在與人互動甚是做治療時,我們到底「聽」到了什麼?是我自己的對於語言的誤解還是真是他人所表達的意思呢?重新翻了一下相關書籍,跟你分享並提醒自己–關於敘事治療對於語言的思考。

在『敘事治療入門』這本書中提到:

有意識的使用語言是治療師的主要責任,我們必須對語言要有所覺察,遣詞用句很重要,在很多時候語言就是全世界…(White, 1995a :30),治療師要覺察語言其實是充滿各種模糊、誤解及未經思考的假設,影響或扭曲治療師與案主彼此間的溝通…。特別是要去避免某些治療法中的醫學模式語言,這種語言得以病理化個體的生活..,複製了主體/客體二分法的關係結構…。

而在『合作取向治療』這本書亦提到:

語言是具積極性的,語言的變化使我們能捕捉到關於這世界的內容…,語言受我們的故事、歷史、文化與傳統影響,語言創造了社會的現實,透過語言我們對經驗有所理解和詮釋…,有時也帶有很深蒂固的假設,語言永遠具備先入為主的看待事物的方式,具備隱藏性的機制,對於權力、性、身體、跨越到德規範和愉悅,賦加強迫和預先定義。也提到維高思基的”內在演說”(思考和語言是互為存在的過程),他認為語言是協商意義與影響人們行為的工具…。

 

在傳統治療學派比較少提到語言的思考,很習慣使用「投射」、「移情」、「個案」等大家認為是理所當然的語詞,但它提醒我們的是我們有很多共通語言(如:開心、痛苦、喜歡等),但每個人所詮釋的都如我們自己所想的一樣嗎?(例如:我的開心你的開心可能就不同,雖然我們用同個詞來表達)。

它期待諮商師需要去細細體會語言帶來的影響力,例如:老師或治療師這個名詞,它背後代表的就是某種權力、位階。所以稱個案為「人們」(person)而非「案主」client)、面對憂鬱症的人而非憂鬱症病人等。透過語言轉換去外化,把人跟問題分開。

時,你聽到某人有憂鬱症或某人有暴力傾向,其實在腦海中多多少少都會有些對這個人的假設或想像,這是需要去覺察到的,這些假設是否會阻礙了我們跟對方的互動與關係?誤解或扭曲對方?所以,在實務上會期待使用人們(一般所謂的個案)所說出來的詞彙,而非訪問者(一般所謂的治療師)所詮釋的詞彙,例如對方說我覺得很悲情,我說:要不要說說你的悲情是什麼?而不是痛苦是什麼之類的。

根據上述的觀點,可以了解敘事為何強調透過問話(問問題)去了解人們的世界,因為每個人所詮釋的語言都不同,訪問者以「不知道」的態度與了解人們的生活,若以我們認為已知的態度去了解是容易阻斷彼此的溝通的可能性。問問題是敘事的核心技巧。當然,怎麼問也是很大的學問歐—因為你所問出來或說出來「字詞」是否真的如我們所期待的尊重對方,其實是非常高難度的境界,有時我們自以為用很尊重的方式去互動及說話,但所使用的語言仍然存在某些不尊重的假設。

之前在上敘事訓練時,有一堂是「聽功和語言功」,老師邀請我們去思考

  • 如何讓別人聽到是讓你印象深刻的?
  • 當你在表達問題時,你希望問題如何被聽到是有助益的?
  • 如何被聽到是沒有助益的?檢視
  • 自己的觀念如何影響自己看待來談者?
  • 檢視我們的主流文化如何影響我們去運用我們的權力去定義來談者?
  • 對你而言何謂細緻的語言?
  • 你和細緻的語言的關係是什麼?
  • 你渴望的關係是什麼?你如何經營細緻的語言?
  • 使用細緻的語言有無受到阻礙?

等等很多可以思考的地方。以上這些不僅可以用在專業上,其實平時跟人的相處也很實用,去細細的想這些問題,並調整也可以幫助你的人際關係歐。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