訓練 | 陪伴失落悲傷的諮商工作坊

進入別人痛苦的深淵裡,我們不可能毫髮無傷的走出來–因為,你聽見了我。

這是我在這工作坊裡最喜歡的一句話。

顧名思義,這是一場講失落悲傷的工作坊,哪一種呢?死亡。這門課還有個特點就是介紹了悲傷療癒卡,想當然爾我有買,買的原因不是為了工作要用而是想給家人看看。

較熟悉我一點的人大概知道「死亡」是我人生中最常遇見的主題,要說這個故事實在太長,簡略言之就是我跟它很熟,如同親人一般。

而我最近又跟死亡先生敘舊,在前個月我一位家人又過世了,不過這次沒亂了陣腳,差別在於有心理準備。

到底心理準備差在那裡?在驚嚇指數不同。沒準備的死亡是我最常跟他聯絡的方式,這實在很令人討厭,你應該可以想像一直在死亡中受到驚嚇是多麼悲傷的事情。

但這並非我去上課的原因,原因直接省略,直接回歸正題,來說說這門課程吧!

此工作坊中有兩個主題,一為助人者在悲傷輔導中的倫理議題,二是悲傷療癒卡如何用在自殺遺族、兒童青少年與自我療癒。

倫理議題中最重要的地方是:「死亡能力」,是指治療師自我覺察與承受強烈情緒的能力,而且對於當事人的悲傷能夠敬重,以及真實正確地理解苦痛。透過整理自己悲傷經驗並接納,在處理當事人的悲傷時能承受聽見的故事內容,看見自己內在反應與在治療中有效運用自己這個人。

死亡悲傷最大的禮物是開啟靈性的自我,拓展慈悲的能力。能夠理解ˋ己的悲傷才能感受他人的最深傷痛。

回顧我人生面對死亡的經驗裡,的確是。在自己的悲傷裡徘徊多年又多年,是一個漫長的黑夜,是一條看不見路的隧道,我跟靈魂因此距離很遠同時也靠的很近,扶著牆壁摸黑走到出口到看見黎明曙光,對人世間事物的感受力與容受力突飛猛進到好比郭靖練就九陰真經武功一般,死亡是有把祕笈傳送給我,而我還練的不錯。

練秘笈是件難事,還得上天眷顧才行。所以這課程提供一個妙方:就是在聽故事時治療師得覺察內在反應與反移情。

在這之前還要要先整理自己失落史,看看是否對死亡有過度焦慮感?有無未竟事務然後因此想滿足自身需求?是否會簡化了當事人的傷痛?等。

若你不幸地沒有這方面經歷,那就靜待生命的指引吧!相信總有天會遇到。

我們對當事人的幫助,只能達到自己所能達到的深度,不能再進一步–榮格。

人生驚奇的地方就是本來我是想參加兒童少年組的分組練習,但卻走進自殺者遺族的組別,直到便當快吃完我才意識到好像走錯教室,命運的安排讓我體驗說故事團體的過程,出乎意料地竟還蠻喜歡這樣的工作方式。

說故事團體可以搭配悲傷療癒卡進行,療癒卡共有49張,以哀悼任務為理論基礎,分成四個層面:接受失落的事實、處理悲傷痛苦、適應一個沒有逝者的世界、在新生活中找到一個與逝者卡的永恆連結。

卡片內容在此無法介紹,請自行參閱卡片內容。

如何搭配呢?提供本人小筆記:就是在團體中說故事者與回應者共同呈現出的階段,例如:團體中我講的故事與大家的回應是在經驗悲傷階段,就搭配這個任務的卡片運用。若是領導者發現進行的故事太沉重,氣氛沉到如同鐵達尼號沉船之際,也能運用平衡法進行任務三的卡片,當然卡片只是一種工具,要搭配其他媒材也行。

那到底如何進行自殺遺族說故事團體呢?以下另有筆記參閱,請仔細看了。

  • 團體中請一位成員說自己的故事,說完故事後給這個故事一個名字。本次進行十分鐘說故事,而我給的名字是「說不出口的痛苦」。
  • 其他成員聽完後給予回應,回應內容不給建議不安慰,僅就聽到的感受與聯想回應。
  • 治療師給予回應與總結成員們的回應,此部分可以拉高層次回到共同經驗,如感受痛的共同經驗或回到生活中的經驗等。
  • 再由說故事者回應聽完大家分享的感受與聯想。

本人因當時沒人要說故事就跳出來說:「我說好了」,這實在太令人驚訝,平時我都是默默在旁的那一個人。

總之,這又是一次命運安排以至於當上主角,感受不錯,即使大家只是回應自己的感受而已,結論就是有奇妙的感覺。

若你想清楚知道麻煩自行體驗,在此無法用三言兩語陳述,那實在是太污辱這個故事了。

不知為何,回到家莫名累到癱在床上睡死,直到寫這篇文章前才醒來,由感而發地寫下。

這大概是我寫訓練分享文最沒架構的一次,但很適合死亡先生,在他面前我想沒有架構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最後,想說的是親愛的死亡先生,生命的旅程就是為了與你相遇,從與你敘舊再走到身旁安然坐下,這趟路我可以走久一點嗎?即使我真的覺得不要見較好,但你老是說不見不散,這實在強人所難…

-THE END-

圖片來源:翻拍悲傷療癒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