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可靠嗎?

記憶是人們共同建構的集體文學,存於大腦的精密組織中

記憶的歷程開始於人接收訊息後進知覺系統並傳到大腦前額葉,約數十秒,此為工作記憶。記憶經由神經系統傳到海馬區進行鞏固作用,而情緒記憶是在杏仁核中進行。以訊息處理歷程來說就是接收訊息並轉錄訊息(轉變記憶的型態),並且儲存它。若有需要便是提取記憶,若是想讓此記憶轉成長期記憶,就需要複誦再複誦,以鞏固記憶的存在。

你我都曾有這樣的經驗,就是在同一場合中發生的事情,在場的每個人記的片段不同,解讀也不同。

所以記憶可靠嗎?當然不是,它會有誤差,誤差值因人的認知功能而異,也有可能此記憶因在場的人說了哪些話而產生質變。

有時,我們會因記憶而產生困擾,例如記得某件讓人痛苦的事情,而無法消化此痛苦感。說穿了,你是被記憶綁架,它把你眼睛耳朵與嘴巴用膠帶黏上,動彈不得。

然後即使它已經離開現場,你仍不會想要把繩子解開,因為你以為它仍在身旁看管你,也或者你知道它走了,但仍不想脫離被綁架的處境。

大部分的心理評估或探索皆是從案主的過往記憶中著手,但這會有某種程度的偏誤。社會建構論中提到人們是否能確定回溯的記憶真是記憶嗎?而不是自身的慾望或是想法所共構而成的呢?

Shotter提及「我們談論自身經歷方式,並非表達那些經歷本質,而是為了按照建構並支援某種社會秩序的表準來表達它們」,因此記憶不只是個人,同時也是集體活動。

舉了例子來說,你問我1+1為多少?我回答2。我回答你的答案並不是在陳述我內在狀態,而是以社會傳統觀念中,加法的演算而回應你答案。

不論是何種記憶形態,即使是最隱私的記憶,都涵蓋著與其他人所共有的型態,如語言、社會形塑的關係或價值觀等。

也可以說我們在進行訊息編碼與轉錄時,會依靠從社會中學來的語言或是事件或其他來進行對照與轉換,以便成為記憶,不太可能完全單獨存在。

綁匪可能就是關係、社會、事件等,因此,可以將記憶看成一種分散在社會中的認知形態。它並非是固定的形式,而是變動的型式。

因此,在心理評估時,若只是以快速且簡化的方式進行,誤差會更大,這也是許多人對於診斷感冒的原因之一。診斷可以繼續存在,重要的是如何減少誤差,且虛心面對誤差的存在。

上面提到人們可能被某些情感式的記憶給困住,例如憂鬱或痛苦或是其他你想到的情緒形容詞。

科學研究指出情緒是與生俱來的,心理學家針對此提出人類有共同的基本情緒的理論思考,但這可會導致文化上的謬誤。

情緒除了具有生理機制,也隱藏社會規則,也是人際關係中的產物。例如:我去參加朋友的喪禮,但我以開心的情緒並以肢體或表情表達出來時,會被說成不恰當,在此場合較適合難過與悲傷的情緒。而我對朋友過世的悲傷來自於對於悲傷的社會學習。

簡單說來,情緒是社會關係建構而來,也可以從關係中重新建構。

記憶本身並不可靠,不論是從認知心理學或是建構理論來看都是,這也是諮商工作可以介入的地方,既然記憶某個程度是有創造性的,甚至參雜著某些人們為了某些目的所憑空生出的記憶,例如:「你記錯了,那是…..」,這句話可能是捏造出來的。那重新創造新的記憶也無可厚非,這就是後現代取向中常說的專有名詞–解構與重新建構。

參考資料:醞釀中的變革,作者:肯尼斯.格根。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