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沙發生活】失落諮商室 11

這男人拿下墨鏡後,不等悠說話就自顧說了。

「這兩星期我在拍一場消防員救災的戲,每天做惡夢,有次還夢到在海邊溺水,畫面是我嗆到水,表姊在旁跟我說看到我頭髮在海上飄,才一把抓我上來」。

「也許是拍片壓力大,也可能是有相似的場景勾起回憶,你先把夢寫下來,再看看吧!」她還沒回神過來,有些慌亂的說。

他不安地問做這種夢代表什麼,同時也說這幾天一直想到他母親,雁的母親在他7歲時就消失在他生活裡。

「很想她?」她說道。

他靜靜地看著她,一會又把話題轉回惡夢,她後來建議他做放鬆練習看看,並起身去泡杯桂花釀紅茶給他喝,她再次走回沙發時,看見他作勢起身又坐回沙發。回到沙發後,他停了幾分鐘,才緩緩道出這次來還有其他事。

「最近聽到我媽的事,她過的不太好。我後來才知她因未婚懷孕才找上我爸結婚,婚後就把小孩拿掉,隔沒幾個月又懷孕才生我…」他不斷眨眼睛,眉頭皺在一起,幾乎緊靠他那堅挺的鼻樑。

他母親是悠的小學老師,當時她媽媽忙著工作,幾乎把她託在他家,有天中午放學她如往常在隊伍中找尋老師的身影時,看到她已走向馬路另一端,她以為她要去辦事情,就先去他家等,不過最後卻只看到雁一個人而已。

「你覺得我要去嗎?幾十年沒見,現在見面不知要幹嘛?」

「感覺你很矛盾,畢竟她拋棄你們,想見她但又覺得沒必要」她用諮商師慣有的語氣回應。

「不過如果是我會去看看吧!至少沒有遺憾,當做是說再見」她又補上這句,接著又說之前有個很好的朋友,兩人在某次爭執後就沒見過,隔了5年,有次對方約見面,當時她就是抱持這種心情去的。說完後她想到16歲跟雁在西門看電影,散場後在紅樓那喝咖啡,有個星探走到桌前問他要不要拍廣告,從此他就當起模特兒,後來就進入演藝圈,那是他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一起看電影。

「妳做這收入如何?」他突然冒出這句話,也說道前段時間路過剛好看見她在寫東西,想說很久沒見,又剛好有這些事,今天收工後就順路過來。

她說:「有時很羨慕你拍戲片酬很高,沒工作時又可到處旅遊,我前兩天有看到你去內蒙古種樹的影片」,說完兩人對望一會,啄木鳥的報時聲響起了,他好像想到什似的,趕緊喝完茶後起身走向門口,他開門時一個女人的右手正好碰到他的肩膀,原來那女人正要敲門。那女人不停地道歉,直到他身影消失在巷口,仍站在門口道歉。

約三天後,悠準備出門吃中餐前接到他的來電,電話那頭他的語氣平淡,簡述他母親正在醫院,準備送往太平間,電話裡有些雜音,但大多時候都只聽到他急促的呼吸聲,幾分鐘後她才勉強擠出一句話,講了幾句話後她輕輕掛上電話。

她又走回到桌前拿出筆記本,手有些顫抖的翻看那晚那女人的紀錄,當時她突如其來的出現,迫切地說要諮商,她有不祥的預感,但也沒拒絕。

那女人敘述早年離婚後離開原來住的地方搬到另一個城市,又再婚,也過了幾年甜蜜的日子,但自從丈夫與前女友重逢後感情越來越淡,還常吵架甚至動手打她,她不甘示弱的回手,輕傷就鼻青臉腫,嘴巴流血而已,重傷就是手腳受傷,躺床幾天。

那天簡短了解問題後,那女人說要買刀子跟安眠藥備用,當時她不安地詢問她的意圖,也請她簽下不自傷同意書,然後預約三天後見面。

她把筆記本闔上放回抽屜,同時也輕輕地將同意書拿出來看,等她放回抽屜裡時,紙上的字已經被水暈開了,顯得模糊。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