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被主流論述故事綁架了嗎?

後現代哲學思潮不斷湧起,敘事當然是其中一位重要人士。近日的實務工作使我感受更深刻主流文化的論述對於人的壓迫有多麼的大。

當文化價值觀,主流故事認為「人應該要如何」的思考釘住一個人時,帶來的是痛苦而非快樂。

「30歲應該要有點工作成績成家立業」,我看到的是人的生存焦慮。

「英文要好才有競爭力」,我看到的是財團的利益。

遙記十多歲時的英文老師說過:「如果你這輩子沒有要出國住還是工作,不會英文也沒關係,你在台灣生活是用不到英文的」。

聽完這席話,當場有種解脫感,英文真的有重要到影響你所有的人生,然後不斷補習與考英檢?但當大家都有英檢檢定也看不出差異性在哪。

回到主題…

在諮商室中,我們常聽見的是案主敘說他的故事,通常這些故事是被主流文化所不認同的故事,像是「我三十歲還在讀研究所覺得比不上別人」。這種例子已經多到不用我再舉了,搞不好你也一堆這樣的故事內容。

然而,這些故事內容真的就是如人們所摒棄它時的如此不堪嗎?說實在的沒有真正不堪的故事內容,只有被貶抑的故事內容。

許多故事內容是被人類所選擇能浮上檯面或沉下海底。治療師的工作是讓兩者並存,然後協助你看要怎樣編排這些故事內容,邁向你想要的人生。

一個故事有N種詮釋方式,為何人們通常只選一兩種?因為我們都被故事背後的權力、知識、文化等綁架了,而這些稱之為「主流論述」。

這綁匪技術高明到大多數的人沒發現自己被綁了一生,這個思考有點像是富爸爸裏頭說的概念:「人總是在老鼠圈繞著跑,出不來然後一輩子就結束,一輩子為了賺取生活費而辛苦但還不知道為何還是有錢不起來」。

敘事調故事在對話中被豐厚,知識在對話中持續產生,人與問題是相互影響的,即使面對最糟的故事情節你仍然有選擇權。

大部分的人是卡在第一層故事裡:人被問題給困住了,而第二層的故事:人如何影響問題通常沒被聽見看見,而沉入海底。

我們真的小於問題嗎?那真的太小看自己的創造力嚕!

這幾天敘事治療大師Jill Freedman 來到台灣做工作坊,提出了敘事的世界觀:

  • 社會歷史脈絡形塑人,如何意識到可能性?
  • 創造意義非常重要
  • 把認同視為行動方案

她特別提到東方文化是重視關係認同,的確,這是我們文化中很大的一個區塊。

透過父母、學校、社會的認同來肯定自己真的是身為華人的命題。

我們從關係中得到很多滋養,例如:得到遺產或是父母會替小孩安排很多事情,但同時也陷入泥沼中,過度尋求關係認同而很累,但不論有沒有得到認同,都在關係中有所貢獻的。

所以你被主流價值信念綁架了嗎?有的請舉手…,看來大家都還在確定疑惑中。

覺察自身被哪些主流論述綁架是重要的,有時候細到沒發現,還真得花點時間思索,不管你確不確定綁匪就在你身邊,花點時間想想吧!

發佈留言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