訓練 | 校園危機處理之表達性藝術治療介入 1

陰雨綿綿的日子上危機課程就像是饅頭加蛋這樣的恰如其分。危機分成很多種,比如情境危機、發展危機、存在危機及環境危機,而本次指的危機為情境危機,比如大型災難或是校園突發事件。

大型災難跟校園危機處理基本上還是不太一樣,應該是說每一次的危機事件都不會是相同的,而且都是很不相同的狀況,但基本概念類似,因此課程之初以九二一大地震為例作說明。

身為九二一大地震的受災戶又被喚起圖像記憶,那大概是堪稱本人唯一一次當難民回憶,半夜摸黑從家中逃出,踏到任何東西都感覺,腎上腺素的驅使使我從二樓到一樓戶外不到一分鐘。

最恐怖的就是在床上被搖醒那刻,若要形容就是在床上坐海盜船,前後左右上下旋轉與震動,沒有親身經驗大概無法體會在震央附近的震撼。

其實我不太跟人說九二一的事情,因為真的已經很久,還有就是難民經驗實在搬不上檯面。

既然被喚起,就說說吧!這是我人生難得想再次談起這個故事。

這是我第三次分享這件事情,第一次是研究所時分享過一次,第二次就是去年台南大地震時在文章寫了一些,今天堪稱第三次。

九二一對我來說算是一個正面事件,它讓我深刻思考生命的意義是什麼。在前一天我打工完坐公車回家時迎面而來的是颱風般的大風,這道風實在太詭異,就如同很多人把當時七八月的停電連結一樣,總之,就是不尋常。

那天晚上突然想跟家人一起睡,這是一種直覺。凌晨拉開一樓的鐵門後逃到五十公尺遠的國小前空地坐著,不遠之處傳來的是消防車的聲音。

當時並不知道有多嚴重,但可以確定的是我全身發抖直到早上七點都還是抖,坐在水泥地上三不五時還會持續上下震動搖晃,附近的鄰居也都逃到那裏坐著,幾十人就在那直到天亮。

天亮後因家人受傷我們就到不遠處的農民醫院包紮,一堆人在那哀號,有的人頭部鮮血直流,有的躺在急診室的床位動也不動,更可怕的是地下一樓已躺滿蓋了白布的屍體,其中一位是家人的同事的小孩,因涉及他人隱私不方便繼續爆料,直接快轉到為何我覺得是難民的回憶。

當時沒人敢回家睡,就在學校的大操場搭帳棚,白天領著慈濟的餅乾泡麵度日,每到三餐時間至附近領餐的地方排隊領取食物,很像你在孤雛淚裡面看到一堆小孩拿著一個碗領取一瓢湯的畫面,真的就是那樣,只是我們吃的比較多一點但也只是一瓢。

我從沒想過人生會落難至此:有家歸不得,而且還從此搬到市中心住,在那之前人生是A版本,在那之後是AA版本,「斷裂」大概是最接近的形容詞。

一星期沒水沒電的人間煉獄,太陽下山黑夜上升如同地獄般的夜晚,唯一的差別是當時沒看到閻羅王。晚上唯一能做的就是睡覺,然後早上六點被太陽叫醒,大部份是熱醒的。

生活無聊到真的很無聊,除了吃東西還是吃東西。不過,我還有騎腳踏車去「參觀」台北遊覽車來參觀的人,一群人來看某條街上的全倒房屋。

再次快轉到為何寫這個故事,因為這次上的是危機處遇。

危機服務中「關係」是最需要被看見的,至少我在921當災民的經驗也是這樣告訴我,大部份的人在災後是防衛的,沒有關係就沒有服務

本次課程內容以危機概念出發並做角色扮演,還有介紹危機評估,評估的部份稍微簡介如下:

  • 經驗重現:好動、失眠、重複相同的遊戲或動作、動作退縮、重現侵入性的回憶、想法瞬間畫面重現、強迫性的回憶出現、焦慮、生氣、罪惡感、喚起當時的身體反應等。
  • 逃避與麻木:避免舊地重遊,繞道而行,避免與當時有關人事物接觸,且記憶缺失沒有未來感,感覺麻木及調節受損。
  • 過渡警覺:過渡敏感而社交退縮,焦慮無法入眠,容易受驚嚇且脫離現實,突如其來的易怒、悲傷,頻尿或肚子痛等。

上述三點是搭配當事人的行為、情緒、想法與生理狀態做連結,像我那時就是連續做一個月的地震夢,只要有任何晃動就是驚醒會有逃跑的動作出現,而且不太喜歡提這件事情,容易受到驚嚇且焦慮。

大地震把我從行屍走肉的生活中震醒,即使很多事物全然毀滅–我讀的國中國小已消失全部重建,在那之前的家中物品堆在垃圾堆裡,但卻是我人生難得可以進入地獄又活著出來的難得經驗。

未完待續…

圖片來源:很久以前的網路圖

發佈留言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