訓練 | 以感官經驗為基礎解析依附關係 3

持續以不同配方製作鼻涕怪

Gak在文具行品名為鼻涕怪,別稱史萊姆,這次是以硼砂與水及太白粉跟膠水為材料製作。

我跟另一個成員同組,彼此扮演治療師與案主進行製作過程,然後角色交換。剛開始當案主在製作時還搞不清楚如何調配就隨意加,一下加太白粉水,一下又倒入硼砂,始終無法濃稠感,為了讓它稠稠的而倒入不少硼砂,雙手浸潤觸摸起來有顆粒感,很像彈力球,而手的溫度與力道是催化劑,透過手可以讓材料們向心力更強,黏的更緊實。

最後,橘子色的史萊姆誕生,按壓時還有氣泡聲。

硼砂太白粉配方的Gak

完成後進行創作,以大塊顏色來表達。

 

蠟筆創作

這個創作是我跟對方的能量圖,青綠與紛紅色是對方,而橘色、墨綠淡橘是我,淡橘色是我期待的空間,藍色線條為界線感,而灰色則是我感受到對方在創作時的焦慮,無形的情緒浮現影響彼此。

角色扮演後,進行以下問題討論分享

  • 當你是治療師時,你認為案主會希望你在哪?
  • 當你是治療師時,你會希望是觀察者或是支持者還是創作者角色?
  • 當你是治療師時,你認為你是確認案主存在感的人嗎?

上述問題也是有角色互換,請自行換角色嚕!

我在當治療師時猜想案主會希望我在他的旁邊對角,而我當案主時希望治療師在我左手邊;在當治療師時,我會觀察也會支持,三者比例是各1/3,在這次我希望自己是主動幫忙,基本上也希望有界限與彼此保有空間,主動意味著希望幫得上忙;在當案主時,會希望治療師在我有困難時,如做不出來時,助我一臂之力,如同身為治療師的我協助案主般;在當治療師時,我希望能確認案主的存在感,而在當案主時會有幾分鐘進入忘我狀態,忘記治療師存在但仍希望他能確認我的存在感。

其實,不論哪個角色都是投射自己的渴望在其中。

移情是怎回事呢?

案主對治療師的移情會反映在媒材上, 掌控媒材反映了內在驅力。像是我會有多少滿足來自於我可以多破壞這些材料。

有些案主也會透過掌控媒材反映出其對治療師的逃避心理,觀察案主與媒材的互動方式很重要。治療師從解讀平面作品到3D作品,更需要思考的是治療空間中有那些是沒有被解讀出來的。

治療師的反移情也會顯示在於媒材挑選或使用上,如過於一板一眼地結我的構化,此時可能是治療師感到很焦慮;有時,也會只使用硬質性媒材,如彩色筆或紙類創作,或是到不知道要跟案主進行什麼創作,如這次做家庭動力圖,下次做我的一天,著重於表面的主題與媒材使用,而感到無聊。

  • 我在創作時沉默的經驗?
  • 我在創作時治療師的沉默像什麼?
  • 沉默如何影響治療關係?
  • 在沉默的創作中,藝術作品扮演什角色?

在創作新配方史萊姆時並不覺得沉默有什不舒服,有幾分鐘甚至是忘了治療師的存在,陷入ˋ與外在隔絕的專注狀態。治療師的沉默也是一種陪伴與支持,藝術作品在沉默中我感覺到它是我的玩具,好玩的對象,跟它互動像是退回小時候玩玩具的我。

案主在面對沉默反映的意義是:專注在內在世界探索,與外在世界隔絕,對感到有困難,情感無法表達出來,或是其對失去感到害怕。

身為治療師如何去感受在關係中案主怎麼呈現自己,與如何與媒材互動,其實就是他怎麼跟你互動。也許他無法跟你表達的都表達在媒材與作品上。

最後,我選了這張卡片。

對話,我選的卡片

我的詮釋是:在與別人分享時也是在跟自己內在的我對話,跟無意識接觸。在此對話過程中,更覺察自己。

-THE END-

發佈留言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