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省思:等待的進階能力

從沒想過我會走進精神分析的課堂中,就在這沒想到的人生中聽了兩堂演講。是我樂於學習嗎?不,是人性的貪小便宜,所以是課程費用很便宜是嗎?不,是不用錢。

遙記去年,寫了篇諮商「貴」在它有靈魂,提倡專業需要付費,而我此時的舉動無疑是自打嘴巴。

為了彌補心中的愧疚,趕緊寫下感想心得一篇,真心的表示我的確不是吃完就拍拍屁股走人,感激之情溢於言表。

而我,在這演講中到底體會了什麼?請細細聽了。

首先,讓我再次思考關於治療這檔事。

其中一場是關於Bion提出的陰性能力的主題。陰性能力指的是「治療者等待的進階能力,能聆聽到案主說與未說的內容,洞悉黑夜的視覺能力,同時對未知保持開放,並忍受案主所呈現出的混亂狀態,而不會想趕快做些什麼或渴望案主改變,也不特別記憶案主曾經說的內容,讓內容自然浮現,讓其自然演化」。

以上並非重述講者的一字一句,是我自行體會重新編輯輸出的詮釋。

每次看見個案,都是一個全新的人

這個概念讓我思考了身為治療師如何保持not knowing的態度,並非真的忘記案主曾經說過的話,而是不被記憶給影響,忽略其他的訊息。也不是說不能期待案主改變,而是不要被這樣的渴望牽著鼻子走。

我覺得「等待」有時對治療師來說是很焦慮不安的,在精神分析的領域中是希望不要太快給詮釋,在其他的領域做此思考,我認為是治療師得保有內在中心的穩定,像是在練習瑜珈時,內在有個中心點,即使外在如何變化,都不會立即動搖。而這樣的中心點在面對案主的情緒混亂時的重要性是:保持思考與覺察,也許當下也被混亂給影響,不過至少也得覺察到自己所感受到的一切。

從未真的進場子被分析過的我,應該是沒真的做過自由聯想,為了感念這是精神分析的概念,本人在此自行自由聯想一番,請繼續看以下的胡思亂想:

這個概念讓我想到近年接的一位個案,她直到第9次才真正開始與我對話,前面的時間幾乎是沉默,有時來點肢體反應,偶爾自言自語。這個狀態,的確有感覺到自己焦慮不安。

大部分時間她沉默我靜默,偶爾我吐出幾句話回應她的行為,然後繼續兩人杵在那,她有時瞄我兩眼,有時背對我,有時假裝睡覺翻來覆去,有時真的睡著。這實在不像是在做諮商,因我也快睡著,當然,我不敢睡著。

唯一能做的是得繼續這樣直到她感到安全與自在點,而這樣才有可能來點進展。這過程中看似沒建立關係,同時也建立關係,一切盡在不言中。

當她在第9次會面中對我吐出一兩句關於她的事情時,有種被寵幸的感覺。

另外一個聯想是在團體中的一個經驗:成員的情緒混亂。曾有個成員的情緒很混亂且攻擊性非常強,她說的話都是重複又重複地無法停止,若我沒阻止,要停止除非她覺知到才會慢慢聲音變小後停下來。在當下要立即有效率的回應是很挑戰,有時有點難立即覺察並思考,減少回應是我會選擇的方式。

最後,關於渴望案主改變這檔事,在以上兩個經驗中,前者我較易做到,後者因情緒實在太強烈,除了幻想她趕快改善外,也想立馬逃離諮商室,好讓我罵罵髒話,當下一邊幻想一邊努力存活在團體中,運用直覺分辨她到底想說什麼。

附加一則聯想:遇到渴望迫切有方法改變的案主。她的焦慮就是我的壓力,沒有方法給予建議或解決哪稱得上是好的諮商師?但給了方法下場也好不到哪,可能更慘。對個案說:「要對自己有耐心」時也是在對自己說「等待」是重要的。

結論就是:治療是第一要花時間、第二要有耐心給案主時間,第三要有耐心給自己時間。熬久了,直覺能力突飛猛進,媳婦熬成婆。

首先我重新思考治療這件事,再來呢?沒有再來,敝人只想到這些。

結束這話題前,讓我們再次回到陰性能力演講現場,當時有人回應覺得翻譯成留白較好。其實,本人覺得很難用言語形容那到底是什麼?每個人對此的詮釋會不同,感受到的也不同。

總之…如此…,然後自行體會。

「等待的進階能力」我想是每個治療師專業生涯中最大的挑戰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