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性需求?性遊戲?還是性成癮?

4月23日上午10點多,正如往常地我喝著剛泡好的香濃咖啡,杯裡的奶精粉與咖啡粉相容在60度C的熱水後,像極純正拿鐵的奶泡,滿是濃郁香味。手拿著馬克杯時,正好瞥見手機傳來了一則新聞通知:周揚青微博發文與羅志祥分手…,下意識開啟圍觀,心想「到底發生什事?」,沒想到驚人的內幕就此沸沸揚揚。

雖這些傳聞並非第一次聽到,但稱得上真實的細節陳述算是首見。

隨後而來的每天,相關新聞幾乎洗版,且有越演越烈的趨勢。綜合內容可知他在她不在的時間幾乎每一天都約女生,包含多人性愛等,且不尊重女性…,比如月初的一則新聞:他與友人於宜蘭邀約20名女生在別墅開趴踢,是常有的事。

他過往的新聞或訪談也被翻出來八卦,還包含新的爆料者傳聞,相信這已可榮登娛樂界爆炸性事件的王座。

擅於吃瓜的我,也轉台至PTT看鄉民評論,大多是批評他「髒」或是「有錢的男人不玩很少…」等,也有「覺得羨慕」的留言。但不論眾人觀感如何,大量閱讀後我想到的是「這是性成癮嗎?」。

「性」之於人類的重要性大家都知道,對男性來說甚至是不可或缺的生活必需品。喜歡性生活並無大礙,偶爾玩玩性遊戲好像也還可以,但會如此頻繁且以驚人方式去滿足性需求,甚至犧牲睡眠,就像周小姐文中所述「難以想像到底他哪來的時間做這些事」,已讓人頗有疑慮。

性成癮相較其他心理困擾是較少被討論的議題,除非構成犯罪,不然大多數人會以那是花心價值偏差、道德淪喪等詞一語帶過。

在生活中,「成癮」並非難事,大多數人多少都有點成癮跡象,例如:我每天必喝咖啡,只因我喜歡咖啡的味道跟喝下去的感覺,沒有喝會有些微少了什麼的感受,但這不會有太大困擾,最多就是喝下一堆奶精粉;若是嗜吃甜食,那困擾會比較多,因還有肥胖等相關問題會陸續接踵而來,故成癮的「對象」很重要,並不能說毒品成癮跟咖啡成癮是一樣的事,兩者完全不能混為一談。

90年代,Coleman認為性成癮有兩階段:

第一階段,某人沉迷於性的感覺、想法及行為時,他是感覺愉悅跟享受的

第二階段,性的這些想法及行為等變成痛苦大於快樂,感覺羞恥、內疚與挫折等。也就是說除了過度的性行為外,還會伴隨焦慮、空虛、憂鬱等心理層面問題。

也許你會疑惑這是困擾嗎?當然,如果每天生活中只要停頓或獨處的時候就會想有性行為,會花掉你太多可以享受生活其他面向的時間,且如其它成癮般,會需要的「量」會越來越大,變成是強迫性的行為,無法控制。

這背後可能是一種精神性的焦慮,或是更深層的不滿足或匱乏感。幼年時我們應該都有被父母擁抱與撫摸的經驗,那是種愛的行為。若沒滿足過或極度匱乏也可能迷戀於性,因身體接觸是人類原始的需求,有被陪伴的感覺。而這種匱乏感也可能是被暴力對待或物質缺乏造成。

性,並非只是單純地生理需求,它反映出許多心理議題,比如人際關係、自我認同、慾望等。我曾在某個團體中與成員們討論過性慾望這個議題,他們透過「性」滿足權力、地位或感覺活著等需求,所以性困擾也反映出生活的問題,沉溺於性會使人無法昇華至更高的生命目標。

猶記小豬曾因很胖被霸凌過,不知此對他影響如何?但一般而言這種經驗會造成自我認同低落、對人容易有憤怒感等,無意間會扭曲與人真實的關係。而性行為也是一種暴力的象徵,在臨床中,的確有些人是透過性行為來拯救當時受害的自己,是一種心理安慰:我終於有能力反擊了。這是一種創傷的現象,因為實際上你已經長大,已有能力保護自己,只是在心理層次仍停留在受害的自己。

人若無法將生命目標提升,就容易被空虛的無力及孤獨感侵蝕,透過性能感覺自己有魅力、有能力、感覺被愛、被需要等,而且相較於事業或其他生活層面需要極大努力才能有成就,「性」通常較容易取得並獲得滿足。

外在的行為強度通常反映內在的需求程度,也就是說當一個人需要這麼大量的性行為來滿足,也代表內在極度的需要,就像一個人要大吃大喝才會真的感覺到飽,但實際身體早就飽了只是他是為心理而吃。

這幾天,身為觀眾我也都快被輿論的口水淹沒了,但除了八卦外,還是可思考這行為只是喜歡玩?男人天性?性遊戲的歡愉而已?還是是性成癮。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