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輔大校牧室:同志如竊盜,不該合理化

據說,前不久同志遊行前腳才剛結束,後腳輔大就發出此篇文輔大校牧室:同志如竊盜,不該合理化 。對於同志議題我實在無深入研究,看看之後卻是有話想說,既然想說就要趕快說,不然時效過了再說就無話可說。

心理網站寫同志新聞評論合理嗎?在你質疑前我已經先想好答案,非常合理。同志議題也是很多心理師們的專長,只是不是我的專長。更清高點的說法就是為了負起社會責任,我應該發表看法,即使這看法會被淹沒在大海洋中也得說說,這是一種社會責任(有沒有很感動?)。

這篇文章我看了兩次,為了評論今天看第三次。這個新聞的標題實在下的太驚悚,不過台灣新聞向來走恐怖路線也不足為奇。寫的當下突然想到輔大這間學校實在太有戲,每次公演買票進場的觀眾如海浪般波濤洶湧,快要淹沒學校。站在海邊的我實在得搶個位子坐下,不然就愧自己已經走到海灘上。

來說說此篇文吧!先幫各位解釋一下內文,以節省時間。他們認為婚姻平權不是基本權利,而同性戀不能爭取婚姻平權是他們結婚對社會沒貢獻(生小孩與養育等),非一男一女的婚姻制度養育小孩會對小孩成長有不良影響。

發起同志運動與性解放會社會帶來不良影響,不支持這些運動不等於歧視。同時也認有些人是在發展過程中成為同志,這像是你學會抽菸或或說謊等偏差行為,同志應努力改正。這篇文章的核心是強調婚姻價值,與對性解放運動的不安。

為何被批的如此慘?因為極端主義者都會引發另一個極端主義者的反擊與對立。同性戀族群覺得被歧視是因長期躲在陰暗角落,想要爭取認同但老是沒辦法如願以償,若是能光明正大的結婚代表一種情感與感覺上被社會接納。有沒有結婚可能不是最重要的,而是被光明正大的合理對待是重要的。

雙方捍衛的地方其實不太一樣:前者是婚姻價值,後者是自我認同感,兩人雞同鴨講講不同的事?不,兩人講的是同一件看起來很像的事但心裡真正想要的不同。

這個議題我想到的是何謂性解放?何謂歧視?嚴肅的說性解放是對性知識與迷信的破除,爭取平等,擁有身體自主權。用在同志身上就是破除對此族群的迷思與爭取民主平等的對待。該文認為同志是性解放受害者,我的解讀是有些人非天生就是同志而是受到此煽動造成。

以心理的角度可成立也不能成立。我的確認為在發展過程中遭遇到的人物物會影響人對性取向的選擇但這是可以改變的嗎?有待商確也因人而異。以性解放的定義來看性解放範圍是很廣的,我同意某些價值觀需要被挑戰與思考,破除對同志的迷思與框架的確是社會要努力的方向。

何謂歧視呢?它是針對特定族群僅是因其身份或歸類給予不同對待,基於某種信念或態度做出的行為。所以若是我擁有某種價值觀但不做出某項不合理行為算是歧視嗎?我是同意婚姻價值的人,也認為養育小孩過程中一男一女組成的父母體是重要的。但同時我也不想讓同志族群感到傷心。

人家說西瓜偎大邊,這次西瓜很難選。在我同意並選擇傳統價值時好像就甩了非主流價值者兩巴掌,但我也無意要賞你兩巴掌。畢竟只要是人都有無法配合主流價值的時刻。選不了西瓜只好買西瓜汁邊喝邊看戲,輔大真是每齣戲都難為了買票進場的觀眾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