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諮商過程的好奇與尋寶

這篇當初寫下是為了一個徵文比賽,但因涉及我專業部份,所以從現在開始2010-12-23我把它放在工作日誌嚕!

心理諮商在台灣發展約20年至30年左右,但真正立法是民國90年10月,才算是有執照的開始。

很多人都對諮商充滿好奇,也很想知道諮商師是不是都會看透他或她們?是不是諮商師都厲害,畫個圖就知道你或妳心裡在想什麼?也很多人覺得諮商師很會分析人才叫做專業,諸如此類的想法甚至是迷思,身為諮商師的我聽起來不禁覺得莞爾。

其實,我以前也是曾經有上述的想法,但現在卻認為諮商是藝術創作的過程,而諮商師是個魔法師,用技巧和態度當材料,跟個案一起變出新的人生,更重要的是個案才是主角,我們是最佳男女配角

身為諮商師,我對自己的諮商過程也充滿好奇,想要好好找出自己對個案的影響力是什麼?好好找出促發改變的原因是什?因此,我在每月的督導中提出這個疑問。

週一傍晚,是我這個月的個別督導的時間。踏進老師家門後,坐在舒適的大沙發上,喝杯茶喘口氣,開始我們今天的敘事對話。

「今天想談什麼?」她問。.

「這一年我密集的接案,想要整理一下…」我說。

「那妳想怎麼整理?是挑幾個個案說還是….」她微笑著繼續的說。

「我想就挑幾個講好了,之前與一位患有自閉症兒童的父母談…,發現自己在諮商過程中對於何謂諮商和解決問題覺得矛盾…,結果是好的但不知道過程中發生什麼事…」我說。

我一直很想知道,到底我在諮商過程中帶給個案什麼樣的幫助?何謂有效的諮商?自己到底是不是”有用”的諮商師?

「發現這些對你的影響是什麼?幫助是什麼?」老師又問。

「對我來說會比較有安全感.,諮商師人與人之間的對話,也是一種關係,在關係中我需要安全感…」想了想,我繼續回答問題。

她的問題,讓我思考到在跟人的關係中我的確非常需要安全感,安全帶來自由的可能性,在關係裡面我可以安心的做自己與發揮自己。

後來,她分享了一些想法。她說「想要知道諮商師自己在諮商過程中做了什麼 ?」,這個想法,在家族治療裡面叫做「getting face back」。有時在過程中關係建立是容易的,但有時是困難的,因此,每隔3-5次諮商,就會做一些探討,問對方感受如何等。而且她剛開始做個案時,談話前都會做準備,例如回顧上次諮商內容及談話目標等,後來發現有準備跟沒準備不了多少,因為現場談的跟準備的常常差別非常多。

她的分享讓我感同身受,在會談過程中也發現是這麼一回事沒錯。我們面對的是人,不是物品或機器,人是隨時在變動的,每個人的家庭背景、經歷、困難都是獨一無二的,技巧可以幫助諮商師找到方向,可以快速進入對方的世界,但那不是全部,技巧是死的,人是活的。

因此,諮商過程也是一種創意的過程,如何在那每週短短一小時的時間內創作內容、經營氣氛、變出魔術、案主體驗到感動與力量、產生改變等,當然,這與案主的狀況及兩人的關係有關,但諮商師的功力是要負較多責任的。

繼續督導的旅程

後來我們談論了一種諮商中會見到的情況:「一直重複說某些事件(停留在同個主題)的案主」,自己如何省思對個案重複敘說的問題?

我遇過類似這樣的狀況數次,通常是患有精神疾病者、憂鬱或焦慮者等,剛開始會感到有點痛苦,看不見改變的可能性,懷疑自己無能,甚至會覺得焦慮,我到底能為個案做什麼?

後來類似狀況變多也累積經驗後發現,即使同一個主題講了10次,還是要可以感應到有不一樣的地方,去找到不一樣的地方很重要,而老師的經驗亦是。

「通常停留在同一個主題的人,很多都是患有精神疾病。如果個案無法移動在不同主題間,就是尊重個案的步調和速度。停在同一個主題有時候是故事沒有被好好聽見,所以需要一直說;有時是還有很多故事細節沒有說到的,所以重複。諮商師需要學習即使對方說了10次一樣的故事內容,還是能聽見不一樣的地方,問出不同的問題…」這是她深刻的體會。

聽完她分享完後,我想到最近在寫徵文活動的感受,例如死亡的故事經驗,這我已經不知講了多少次的主題,但後來發現,這次寫完的感覺是一種完整的回顧,覺得很開心。

這個體會讓我很同意她說的,的確,同一件事講了N遍,不會沒有意義,是我們沒看見意義的存在。

「做了很多督導、訓練,後來發現大部分的人都是喜歡回顧,很少人喜歡談論新的主題…」她微笑著說。

「之前做過一場訓練,現場演練如何做敘事,一位女性敘述先生生病的過程,你知道嗎?過程中,總共花了4小時,前面兩個小時我什麼都沒做,就是聽她說,因我知道她需要說,後面才慢慢開始對話…」她繼續分享給我聽。

當然,這是訓練,不是一般諮商。不過,倒是可以讓我們多思考,何謂諮商過程?在這過程中尋找的是什麼?老師是敘事治療的大師,她喜歡解構很多概念,所以她提醒我:「解構何謂正常的個案談話速度」。嗯這需要好好繼續思考。

後來,又談論到諮商關係對於個案的改變影響力。

我分享到我接的個案,流失率是20%,有80%的人會持續到結案。她說了一個想法,就是她之前曾經參加一場國外的研討會。其中,有個研究是針對案主對諮商師回饋的研究,例如諮商技巧、內容、關係等等,後來結果顯示60-70%的個案最喜歡的是與諮商師有良好的關係,其他的都不是很重要。

「你覺得是什麼讓你可以跟個案建立關係?個案有舒服的感覺?」她肯定我的能力,認為這是評估一個有點新又不是太新的諮商師能力的好方法。

「我覺得跟人建立關係是我的專長」我回答。後來我想想,可能是自己是個軟布做的不倒翁,軟軟的可以倒來倒去,不會威脅到別人的存在吧!不過,有空應該來做個問卷調查,信效度分析一下,會比較清楚。

最後,我提到有時跟個案對話時會覺得在霧裡對話,濛濛的,沒有方向感,問題問的哩哩啦啦有時邏輯卻非常清楚,馬上可以找到問話方向,而且層次分明。

她建議我以後可以再錄音,自己聽音檔,去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搞不好,會找到我今天的問題答案,而這也是她多年前不斷用的方法。

「做了這麼多年的個案,我後來真的覺得諮商師是用生命在跟個案對話的,諮商是一個問話藝術的過程,所以諮商師吃飽、睡飽、有能量是重要的,專注的聽,才能聽見對方內心深處的聲音…」她又說。

這是非常高深的境界,如果有天我能每個個案都這樣,我想我離出師已不遠。

身為一個諮商師,對諮商過程仍然充滿好奇與問號,我跟個案做了什麼產生改變?到底我對她或他的影響力為何?我找到答案了嗎?找到一個就是「關係」,這我之前大概可以感覺到但透過督導我更有信心,那其他的呢?雖然我通常會問對方但有時他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好,繼續尋找與尋寶。

哪天我的個案量累積到可以辦場300人的研討會時,希望能聚集他們舉辦個「找到了」主題,幫幫我這個諮商師找到答案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