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事團督:以問話為主的紀錄

這篇基本上是一份問話記錄,來自於去年12月在敘事治療團督中記下來的,是老師的問話技巧。大家也知道團督內容其實是討論個案,但是個案我是無法再這邊提的,但技巧是可以相互應用的,我手寫下後,多思考以後可以如何問話嚕!

以下都是老師問被督者的問話,就自己加個你吧!

當她經驗到跟之前不一樣的對待,對案主的影響是什麼?

當你創造一個空間是溫暖與和善的,會帶給案主的是什麼?

我感覺創意帶給案主陪伴,諮商師的創造是怎麼來的啊?

喜歡不同想法的喜歡對你的重要性是什麼?

感覺到好像你對諮商師的信念..,好像是把創意帶進來,跟你的生命哲學有關…

體會美好是可以創造的是什麼?

這個想法怎麼開始?這樣關係的體會又如何進入你跟案主的工作思維?

社會建構:如何在關係中建構出有意義的對話?

當老師呼應你剛剛的信念是與社會建構呼應,你的想法(感想)是什麼?

談到名字對於陪伴案主的陪伴有什麼想法?

如何與案主的害怕對話?

謝謝案主現在就看到大四才看得到的東西,見證案主如何長大,靈魂的力量?

案主對世界的悲觀,貼近淨化地球是什麼狀態?

活在這樣的地球,案主如何保護自己?

可以這樣談談工作,最自己最大的感謝是什麼?

以上就是我紀錄下的,這次團督我有很大的收穫,在其中最有感受的是「美好是可以創造的」基本上我是個生活可以很平淡平淡的人,很少在創造美好的關係和感覺。因此,這是我應該學習發展的地方。`

另外,對於老師的問話也很有感受,我覺得現在很多人都在學敘事和使用敘事,但真的可以把敘事學得透徹的人真的不多,因為它太抽象。老師曾跟我說過,敘事最難的地方就是不被自己的價值綁架,如何從問題故事中看到細微的支線故事。

這些年看到很多人都覺得自己有敘事的精神和態度,但技巧不一定要使用敘事方式的技巧,感覺這樣有點奇怪,因為精神和態度很難很難,但為何大家都覺得精神和態度是最簡單的呢?個人認為技巧最簡單,先學技巧才有機會悟出精神與哲學態度。

我的學習是從練習技巧開始,把技巧練熟了,慢慢才進階到體會敘事的精神(當然在練技巧時也同樣學習到精神和態度),這就很像練鋼琴、武術一樣,沒有基本技巧就無法展現高超的藝術詮釋。 

END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