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事團體督導心得

今天去了敘事團體督導,讓我覺得很感動,也讓我又重新思考許多關於敘事的概念。

老師提醒我們如何不被主流文化/價值等所綁架,不管怎樣的問題故事總是有支線故事..,也提到了say hello again的隱喻。雖然上述兩句話看起來平淡無奇,不過,從我使用敘事來做諮商到現在,也才慢慢融入到我的血液中一些,「確實融入和體會」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也需要有很多的思考與覺察才能持續發展,不然很容易被自己所學的專業所綁架了,以為這樣就夠了。

今天督導完的體會:我期待自己可以更透多他人的眼睛來看這個世界。

敘事強調與主流社會溝通與對話,而問話的專家(諮商師)的角色我自己定位在溝通者,透過對非主流的理解並與主流社會持續溝通,創造更多可能性與非主流的被看見。

剛做自由業時還不是很確定自己可以站在什麼位置,不過,透過這半年的工作與今天我想這個自我定位還不錯,期待自己透過語言的轉換去跟不同系統工作,就是跟不同的人要用不同的「細膩的語言」,跟人們工作可以使用後現代的語言。

生活上也期許自己很後現代,但是跟非後現代的人還是得用現代的語言與他們互動,因為大部分的人都是主流社會的人,仍然必須瞭解與尊重主流價值的意義與存在的價值。

我們不可能稟棄它,因為它我們才能活到現在不是嗎??就站在主流社會與非主流社會間的模糊地帶跟兩邊的人好好互動,很好,我喜歡這樣的感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