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事6講】概念的思考

解構的思考

人們的經驗、意義是透過社會建構而來,而個人地方性知識通常是被否定的故事,自我認同是持續不斷透過社會建構有意義的協商產生出來的。

解構的意義為我們每個人都是自己生命的主人,主流文化價值觀往往指導著我們的生活,該成為怎樣的人。

為了找回生命力,我們去解構並思考主流文化如何塑造我們,什麼是有益,什麼是無益的。

人們重新體會與欣賞過去不被主流文化肯定的地方性知識,找回寶貴的生命力。解構的目的是挑戰主流知識與權力,是一種避免重複地壓制人們的哲學態度。

創傷的思考

創傷是個人抗議的宣示,痛苦與沮喪是一種痛苦的聲明與能力的展現,例如我們如何在痛苦中生存與忍受這樣的痛苦等。

而這樣的生活移動讓受苦的人們給一個人變成另一個人的機會。敘事期待以健康的觀點看待抗拒,那是我們面對問題的代言人,例如在被暴力的對待中,也許只是眼神的抗拒,那都是一種自我保護,是一小小行動。

每個人都是解決自己生命問題的專家,諮商師是訪問問題的專家或是對話的專家。敘事會好好聽你的故事並從故事中找到你難得的地方或個人地方性知識,包含掙扎、矛盾、渴望、努力、付出等等等。因此,創傷是一份珍貴的禮物。

傾聽的思考

在敘事的思考中,聽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傾聽的目的是要聽見對方的渴望,並對於案主說的故事內容保持好奇。

仔細且充滿好奇的聽,我們才能創造出許多有趣的問題,讓案主說出更多故事的情節,這些情節讓故事有新的生命力,也是案主未發覺得支線故事。

許多不同版本的支現故事出現,才能支持原本的故事得以重新建構。

從解構到重新建構,思考的是如何層層堆疊上去,整合主流與支線故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