督導 | 思考「顧問」在後現代對話中的角色

近日,參與敘事治療的對話與督導各一場,最大的體會是關於「對話」這件事,基本上分享、傾聽與對話是不斷交織而成。

關於「對話」這件事情是很難言喻的,除了某些特定的問話技巧,其實並沒有太多具體的東西,只很需要真的聽見對方內在想說的,然後回應與提問,這樣的交流帶來舒服、療癒及放鬆的結果。

越來越覺得諮商中的對話一點都不神奇,神奇的是當事人自己內在所創造出來的回應。

你花的錢真的不是買個神奇治療師之類的,你是付費給你自己:那個需要在安靜時刻才會出現的靈魂,他想跟你說的話。治療師是按下芝麻開門的人,那為何所費不貲,因他知道按鈕在哪?光是知道如何按與按的精準,就要耗費多時的訓練

所以,在對話中當事人是一個主動者:主動思考分享及投球;諮商師是被動者:持續回應與丟球。

這就是很多人覺得後現代治療,如:敘事或焦點沒有什麼好學的地方,的確,論技巧而言還真的沒有什麼好學的。

它是一種形而上的思維,對人好奇與貼近靈魂,簡單的幾個字就一語概括完成。

喜歡它的原因是可以很有創造性,我不喜歡被規定只能這樣或那樣,因為那真的很無聊,在專業上窒息而死是指日可待的。

就像我寫的文章,以廢話鋪陳,完全跟寫作指導守則扯不上邊,如果我曾上過任何專業作文課,我想今天你看不到這篇文章;如果文章要經過編輯審核才能發佈,我想這世界會少一個作家,總之,這是一段為了比喻增加的廢話

好的!真正重要的現在才開始,請不厭其煩地繼續看下去吧…

這督導次討論到一個議題:關於諮詢(顧問)我們在做此工作時有哪些地方是可以思考的?

這個工作看似簡單其實不容易,也許你也可以想想如何透過後現代的思重新看待顧問這個角色。

參加敘事團督已經是非常多年了,每次的流程都差不多,不過還是講一下好了:

  • 團體成員分享近況
  • 提案者對今天督導的期待分享
  • 分享提案內容與對話
  • 透過上述對話回到期待有何想法?持續對話
  • 迴響團隊見證與受督者的感受
  • 受督者如何感謝今天的自己
  • 結束

其中涉及隱私的部分就跳過,直接來說說關於諮詢

諮詢通常是給予較多的指導性,如建議或知識,是目標清楚的過程,在這過程中的情感交流較少,也較中性,而後現代的顧問仍是需要站在接近平等且舒服的對話中展開,而不是上對下的關係,將受諮詢者當作是一個有能力、非病理化的人,他是擁有處理問題的知識與技能的人,而顧問給予的是提問與專業知識,透過給予知識與提問讓受諮詢者再次思考自己原有的東西如何結合新的知識去處理自身面臨的困境,對話仍然是重要元素,而非只是教育與給建議而已。

當然,在此諮詢關係裡,每幾次可訪問來諮詢者對於顧問所提供的服務「哪些是有幫助?」、「哪些覺得用不上?」、「你覺得我提供服務的方式你覺得如何?」,例如:我很直接,而你對於我的直接的感受如何?「哪些我沒做而你覺得我可以做的部分?」等。

如果說諮商歷程中諮商師是治療工具,而顧問的歷程中諮商師就是資料庫,每當工作一段時間後就可做這樣的訪問,不管如何,答案永遠在案主身上。

另外,這次也提到因網路帶來的界線議題,稱之為科技倫理。

這牽涉到雙重關係,諮商的訓練強調的是「單一關係」的有效性。後現代哲學裡對於「雙重關係」有較多一點的寬容,認為自然的雙重關係是可接受的,例如:案主透過臉書與治療師約時間或討論專業問題。不過,會帶來困擾的是當事人在臉書找治療師通常都不會是要討論專業問題就是,至少我的經驗不是。

對於此議題我自己也沒有特別的答案,較傾向即使在網路上仍有那一道隱形界線,包含我不會曝光太多個人生活在臉書上,或是在網站上,會寫在文章上的都是我想分享的,但也僅於此而已,這是我透明化諮商師自己的方式,分享是一種交流,但非社交,專業關係仍是專業關係,並沒有想被當事人侵入我的生活。

以上,是這次思索的部份,看到這,如果你覺得沒什精闢內容,請不要太失望,因這是我為了固定發表而寫的一篇紀錄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