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奧靈帕斯心靈演義】人神共憤?!:棲住人心的古希臘眾神 | 下

歡迎繼續神話之旅,下集即將開講…

奧林帕斯眾神除了具備「不死」與「神力」的特質之外,其實性格與人類並無二致,其情感反應甚至較人類更為直接與強烈。反過來想,人若不死,亦有神力,不就也能和眾神一般任性和胡作非為嗎?

事實上,其實基督教興起後,信者早便指出這個關鍵,認為希臘多神信仰不過是人類心靈放蕩不羈的投射而已,這種見解不可否認具有相當的心理洞見。以特洛伊戰爭為例,表面上是因希臘人與特洛伊人的政治鬥爭而起,但背後的推動力量卻可遠溯於人性中更原始的性驅力衝突。

當希拉、智慧之神雅典娜(Athena)與美神愛芙羅蒂特(Aphrodite)為誰是奧林帕斯花魁而相爭不下之際,特洛伊小王子派里斯(Paris)對希拉許以權力,雅典娜賜與智慧不屑一顧,唯青睞於美神給予天下第一人與美女的承諾,將花魁判與美神,因此也得罪了天后與智慧女神,種下特洛伊最後覆滅的禍因。

日後,派里斯代表特洛伊出使斯巴達,原本目的在於和希臘人簽訂和平盟約,卻偷偷將天下第一美女皇后海倫帶回特洛伊,背後就是得力於美神之助。王子特使誘走敵方皇后,實為荒誕,但會有這種「莫名其妙」之舉,不就是無意識中性能量衝動的表現,透過美神(愛芙羅蒂特亦為主性與愛之神)形象投射並驅動之。

特洛伊戰爭的主角是人類英雄,然眾神亦不可缺。祂們依個人理由選邊,直接或間接參戰,影響戰爭進行。

這除了可以在各種無意識能量衝突解釋之外,亦不可忽略內在能量結合與衝突的脈絡線索。比如說,幫助派里斯得到海倫的美神,當然得支持特洛伊。而在花魁之爭感到受辱的希拉和雅典娜,自然站到希臘人一邊。先前與美神外遇的戰神阿瑞斯(Ares),想當然耳是幫助愛人的。被阿瑞斯戴了綠帽的美神前夫,火神赫菲斯特斯(Hephaistos)不消多想,一定是幫助希臘人的。

《伊里亞德》和《奧德賽》表面上的主戲,似是關乎人類意識事件與遭遇的,但連結上背後的眾神因素,其實多有內在波瀾,據此也才得以展開目眩神迷的精采故事。

《伊里亞德》和《奧德賽》幾乎囊括大半希臘神話的故事線索,串連起眾神的角色關係脈絡,以神的意想和作為,投射出人類心理的愛恨情仇,其倍受文學家與心理學家重視,並非憑空而來的。

-THE END-

發佈留言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