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加害人團體治療之表達性藝術治療模式(六)

持續加害人的心理探討

作者 熊恒瑂、洪素珍

另外,Hall 和 Hirschman(1991)認為加害者之生理性興奮的抑制力弱、合理化其性犯罪行為及扭曲的認知、負面的情緒狀態,如憤恨、仇視或抑鬱等及人格特質變數,如父母離異、虐待、疏忽等加上環境因子,如酗酒彼此交互作用導致其犯罪行為。而Proulx 等人(1996)亦發現負面情緒和衝突會導致偏差的性幻想之侵害行為,Marshal(1996)情感依附與親密關係的匱乏為加害者犯罪動機。

甘桂安等(2006)研究發現性侵害加害人經過情緒管理團體治療方案後,情緒智商量表前後改變量的差異來看,在「覺察自我情緒」分量表上有達到顯著水準。陳彥林(2010)研究發現加害人易採用消極問題解決及消極情緒解決取向來因應壓力,如逃避事實、將問題丟給別人,怪罪命運、酗酒等,顯示出加害者面對問題因應能力弱,但透過團體治療可以改善其對情緒的覺察。

綜合上述,可以得知加害人通常是情緒控制力低、認知扭曲且易合理化、反社會性格、關係經營能力弱與自我覺知力低等,且面對問題的因應能力弱。表達性藝術治療的特點為情緒導向之治療模式,且透過有趣活 動來引發正向人際互動,產生新的觀點,故透過表達性藝術治療團體可以期待減低加害人的犯罪因子。

參、團體方案設計

一、團體初期

以第一次至第八次團體為一階段探討。

(一)主題

本階段主題是「家庭經驗探索」。通常,使用的藝術媒材為蠟筆、八開圖畫紙、情緒卡、漣漪卡等。治療師請成員們畫下自己的家庭圖(如三代家庭圖或是原子圖表示成員與家人的親疏遠近),並幫家人們塗上不同顏色。顏色代表成員對此家人主觀與客觀的感受或特質等。顏色常是我們生活中去表達情感的一種象徵方式,如黑色星期五或是blue Monday等,因此透過顏色容易讓成員們較易「開啟對話的空間」,讓治療師與成員們立基在共同的生活元素產生連結並開始對話。

(二)目標

本階段目標為建立團體凝聚力與信任關係,透過重述家庭經驗讓成員有機會去理解家庭如何形塑自己。例如:「我常因憤怒而摔東西是來自於我父親小我小時候就會因工作不順找我出氣…」,此憤怒中包含著過去經驗的傷痛,行動是創傷的再現。案主論述了原生家庭經驗,透過團體的聆聽與對話,讓其被壓制的聲音開始獲得開展,並與他人連結。

(三)技巧應用

技巧包含了後現代的對話技巧,如解構問話或影響力問話等及心理動力的詮釋等。表達性藝術治療媒材的運用,使用最簡單的方式來表達,減輕成員對表達的焦慮與不安。另也在本階段的末了邀請成員寫信給一位重要家人的信(未曾說過的話)、家庭影響力拼貼等。信件的使用為某位成員帶來的不同的關係故事。透過信件,案主有機會表達未曾說的話,而也為其跟曾經虐待過他的母親產生新的連結與對話。

二、團體中期

團體的第九到十六次進入團體中期

(一)主題

本階段主題會因應成員的共同的核心議題做調整與修改,一般而言進行情緒探索、暴力的歷史、人格面具等。情緒探索主要聚焦於辨識與表達各種情緒,重新讓成員們體會「感受」,且了解情緒背後隱藏的渴望,甚至是生命底層的議題。

未完待續…

發佈留言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